• 首页 > 女尊阅读 > 男扮女装
    《浅薄关系》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浅薄关系》最新章节列表

    《浅薄关系》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浅薄关系》最新章节列表

    浅薄关系
    主角叫周敛深舒菀的小说叫《浅薄关系》,它的作者是许不疑创作的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周敛深的双手便撑在她身体两侧。舒菀专注的看着他精壮的小臂,肤色偏白,却很有力量感,这只手臂曾经很多次揽过她的腰。周敛深的手很漂亮,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这只手曾经……舒菀忽然注意到他的无名指,BVLGARI的婚戒,在灯光的照耀下,...
    作者:许不疑 更新时间:2022-06-22 21:35:3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舒菀还是有一种飞入云端的感觉。

    周敛深是一个合格的对象,从来都不会只顾着自己享受。

    舒菀很喜欢这种被照顾的感觉。

    她趴在枕头上,周敛深的双手便撑在她身体两侧。

    舒菀专注的看着他精壮的小臂,肤色偏白,却很有力量感,这只手臂曾经很多次揽过她的腰。

    周敛深的手很漂亮,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这只手曾经……

    舒菀忽然注意到他的无名指,BVLGARI的婚戒,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

    原本沉浸的情绪,在这一刻渐渐的清醒。

    舒菀的声音有些哑:“你要结婚了?”

    周敛深的回应响在她耳后方:“是订婚。”

    一贯的淡然平静,即使在做这种事,他也好似随时可以抽身。

    舒菀的心情有些微妙,总之,没办法再投入了。

    她压抑着气息,说:“既然订婚了,那我们之间是不是该结束了?”

    跟他开始的时候,他还是单身。

    舒菀没有介入他人感情的喜好,即使是这种只存在于身体的交流也不行。

    听到她的话,周敛深像是笑了,吻落在颈间,舒菀攥紧了被单。

    他声音低低沉沉的:“你舍得?”

    舒菀不说话了,也没有力气再说什么了。

    今晚的周敛深,有点过分。

    后来,舒菀气急了,仰起头去咬他的手。

    被周敛深察觉到意图,精准地捏住她下颌。

    他玩味道:“学坏了。”

    而后,重重地咬了她的唇。

    期间,周敛深的手机一直在响。

    他看了一眼,没接,又放回去。

    舒菀觉得,一定是他未婚妻打来的。

    周敛深很少会和她一起过夜,今晚离开的更早。

    舒菀趴在床上,心里想着他手上那枚婚戒,翻来覆去,最后,在临睡之前,把男人的微信号拉进了黑名单。

    ……

    周敛深从酒店出来,开车往东湖路去。

    他回了电话,那边接起后,听到祝靖言说:“小野和同学打架,把自己弄进医院了,虽然伤的不重,可气的一直哭。”

    “人已经送去警.局了,明天一早我会和对方家长谈谈。”

    恰好是红灯,周敛深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从储物格里找出烟和打火机,垂眸熟稔的点了一支。

    他吐一口烟,语气平平:“知道了,你看着处理。”

    祝靖言又问:“对了,你的事儿进展的怎么样了?”

    周敛深:“我什么事儿?”

    祝靖言:“不是答应了订婚?”

    说到这里,周敛深的眸子眯了眯。

    绿灯亮起时,他沉声道:“我在开车,回头再说。”

    祝靖言:“诶?”

    话落,不等回应,周敛深单方面中断了通话。

    他一边开车,目光落在握着方向盘的左手上,除了婚戒,还有几个舒菀气急时咬的牙印。

    周敛深食指轻敲,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而后摘下了那枚婚戒,打开储物格,丢进去。

    …………

    舒菀是被电话吵醒的。

    许卉打过来的:“小惟和同学打架,被送进警.察.局了,同学家长有钱有势,今天一早还发来了律师函,要求赔偿医药费和什么精神损失费!”

    许卉急的直哭。

    舒菀原本还有些惺忪,这会儿渐渐的清醒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问:“小惟还在警.局?”

    许卉哭着说:“警察说了,拘留不足24小时,不让领人。”

    舒菀安抚了一会儿,平静道:“您别着急,把律师的电话号给我,我来处理。”

    舒菀清楚江惟的性子,一向都很乖,不可能去惹是生非,怎么会突然跟同学打起来?

    舒菀心里也着急,下床的时候,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她低头去看,是一条领带,纯黑色,质感上乘。周敛深的。

    ……

    舒菀先去警.局把江惟带了出来,了解了情况,江惟说:是那个叫周野的先动的手。

    舒菀把江惟送回了家,拨了许卉给她发来的电话号。

    接通后,那边的声音有些吵。

    舒菀先开了口:“你好,是祝律师吗?我是江惟的姐姐,关于两个孩子打架的事儿,我想再和你谈谈。”

    “啧,老周今天的手气不行啊,一直点炮。”

    “要不换个红裤衩吧?”

    “你穿了?”

    “……”

    舒菀听着那边嘈杂的声音,耐着性子,又喊了一声:“祝律师,你在听吗?”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才回她一句:“谁?”

    舒菀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男人“哦”了一声。

    舒菀调高了音量,终于从对方打麻将的声音里,听到了回应:“来三江会所,当面谈。”

    祝靖言说完,挂了电话。

    谢恒一边打牌,问了句:“什么人呐,就往这儿带?”

    祝靖言回:“小野不是跟同学打架了,那小孩的姐姐。”

    “小声儿挺好听的。待会儿人来了,要是哭哭啼啼的求你,你可别心软,就得让她知道,咱们小野不是好欺负的。”这话,是对周敛深说的。

    见他没反应,祝靖言在桌下踢了踢他的脚。

    周敛深沉默的点烟,看着麻将机洗牌。他夹着烟的手向上卷了卷衬衫袖子,冷淡的开口:“一点小伤,小题大做。”

    祝靖言摇了摇头:“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是没看见小野哭的那样。”

    他身体往后靠了靠,劝道:“我说你们俩冷战了这么长时间,到底什么时候能和好?再怎么都是你儿子,养了这么多年,他不希望你再婚,也是人之常情。”

    周敛深一向都沉默寡言,和他们这群兄弟在一起时,也是这副样子。

    他也不说话,旁人更猜不出他的心思。

    祝靖言看了他一眼,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又注意到他衬衫微敞开的领口,似乎有什么痕迹……

    祝靖言愣了一下。

    随着周敛深的一举一动,他看清了……那些痕迹不止暧昧、还透着激烈,让人想入非非。

    他忍不住调侃了一句:“行啊敛深,这才刚答应订婚,就搞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