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历史文学
    我,大乾最称职驸马我,大乾最称职驸马秦墨李玉漱by皖南牛二完整在线阅读

    我,大乾最称职驸马我,大乾最称职驸马秦墨李玉漱by皖南牛二完整在线阅读

    我,大乾最称职驸马
    主人公是秦墨李玉漱的小说小说名字叫做《我,大乾最称职驸马》又名《秦墨李玉漱爱了》,作者皖南牛二作品,全文讲述了林。梁征和杜敬明对视一眼,他们又何尝不知道皇帝的意思。一个憨子哪能知道国家大事。秦相如气的一巴掌拍在了秦墨的脑袋上,“憨子,你胡说什么!”秦墨顿时委屈道:“我本来...
    作者:皖南牛二 更新时间:2022-06-29 14:24:02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岳父大人,你可是皇帝,你不会骗我吧?”

    秦墨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

    “你都说朕是皇帝,皇帝一言九鼎,说过的话,岂能出尔反尔!”

    李世隆说道。

    一旁的公孙无忌心想,陛下太想解决草原上的事了,都开始向憨子请教了。

    他微微眯眼,又看了看梁征和杜敬明,顿时了然。

    旁敲侧击,这是在暗示他们闭嘴。

    梁征和杜敬明对视一眼,他们又何尝不知道皇帝的意思。

    一个憨子哪能知道国家大事。

    秦相如气的一巴掌拍在了秦墨的脑袋上,“憨子,你胡说什么!”

    秦墨顿时委屈道:“我本来就憨,你还打我脑袋,岂不是把我打的更憨了,你再打我,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噗!

    众人再也绷不住,大笑了起来。

    这憨子,倒反天罡,只有不认儿子的父亲,哪有不认父亲的儿子!

    李世隆也叹了口气,摇摇头,制止秦相如,“罢了,他就算说错了,朕也不后怪他!”

    “岳父大人英明!”

    秦墨昂着头,一脸得意的看着秦相如,“听到没,我岳父大人都发话了,你还不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

    秦相如黑着脸,“就这么说!”

    秦墨撇了撇嘴,不爽道:“其实以战养战很简单的嘛,别人来打我,我就逃,别人逃走了,我就打他。

    把他弄得精疲力竭,然后我再偷袭,弄得他难受的要命!

    我跟人打架就这样,一打一个准,他还拿我没办法,气死他!”

    “这憨子,打架岂能跟军国大事相比?”

    梁征笑着摇头!

    秦墨心中暗讽,这可是太祖的十六字真言,乃无上军法,不识货的老东西。

    他直接憨憨道:“老头,你放屁,怎么就不能比了?

    我之前跟人打架,那些人有很多帮手,我又打不过他们,那我当然要想办法去打赢!”

    “你这憨子,多叫些人不就打赢了?”

    梁征也没跟一个憨子计较。

    “切,你真蠢,这么简单的事情,本少爷会不知道?”

    秦墨一脸鄙夷的看着他,“本少爷才不喜欢打不过就叫人!”

    梁征脸上有些挂不足了,“陛下,这憨子满嘴胡言,还是将他逐出去的好!”

    “老头,这是我岳父大人的家,我是他贤婿,轮得到你哔哔?”

    秦墨直接吐了一口口水,气的梁征浑身发颤,“秦国公......”

    秦相如抱着双手,目视悬梁,“梁国公,我儿脑子缺根弦,你多担待点!”

    他的儿子,他怎么打怎么骂都行,别人不可以。

    哦,陛下也可以!

    “你......”

    李世隆心里也是暗爽,这老匹夫,这不许那不许,满嘴仁义道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偏生脾气又硬,还不怕死,他真是拿他没有太多办法。

    此刻被秦憨子唾弃,他心中也是暗爽,打断他道:“好了,梁爱卿,你也别跟他一个憨子计较了,秦憨子,你接着说!”

    秦墨一脸嘚瑟的看着梁征,继续道:“我打不过那些人,但是我知道他们也不是齐心的,所以我就想办法挑拨他们,让他们自己乱起来,等到他们一拍两散,我就找他们算账,揍得他们哇哇乱叫!”

    话落,太极殿众人脸上都出现了沉思之色。

    特别是李世隆,“妙妙妙!”

    公孙无忌也点头,“不错,是这个道理!”

    成郡王李存功说道:“秦国公,你家秦憨子总算聪明了一回!”

    秦相如也是靠着战功混上国公的,秦墨的话虽然很憨,但却暗藏智慧!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好好好!”

    李世隆将秦墨的话做了一番总结。

    秦相如连忙道:“陛下圣明!”

    公孙无忌也连忙道:“此十六字定然可以名传千古!”

    李世隆哈哈大笑,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名声。

    **,真不要脸!

    秦墨心想,明明是自己说的,却被皇帝不知羞耻的纳入囊中。

    “岳父大人,是我说的,我也要名传千古!”秦墨急忙说道!

    “闭嘴!”

    秦相如又拍了一下他的脑袋,陛下龙颜大悦,他就越安全,这点名,跟皇帝争什么?

    “哦!”

    秦墨委屈巴巴的看着李世隆。

    李世隆笑着走过去,将他解开了身上的束缚,“你的办法很好,挑拨离间,让他们狗咬狗,在配合十六字兵法,在草原掠夺,以战养战,不仅可以养出一只骁勇之军,还可以削弱他们的实力。

    既不用征发徭役,也不用动用国库储备粮,乃上上之策!”

    这句话是说给秦墨听的,更是说给梁征和杜敬明听的。

    梁征知道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在阻挠,怕是会倒大霉!

    他咬牙看着秦墨,“这憨子,还真是错打错着!”

    “相如,你为朕养了一个好贤婿啊!”

    李世隆大笑,秦相如憨憨一笑,“陛下夸奖了,这憨子平日里就知道斗狠,也算是说了几句有用的话!”

    他心下大定,陛下有那么多驸马,可从来没说过谁是他的贤婿。

    李世隆也是果断的明君,当即就下旨,快马加鞭送去了西南边关。

    毕竟从中原发兵,最快也要一个月,还劳财伤民。

    有了秦墨的办法,也许能够以最小代价,瓦解草原上的势力!

    梁征和杜敬明也松了口气,若只是让边关军动,那倒没什么了。

    解决了一个心头大事,李世隆心情大好,“说吧,秦憨子,你想让朕答应你什么要求?”

    所有人都看着秦墨,秦相如更是小声道:“儿啊,你就说自己做的一切都是该做的,不要任何好处!”

    公主的事儿还没翻篇呢,把功劳留着,皇帝处置起来,也不会太狠。

    “岳父大人,贤婿只有一个要求!”

    秦墨憨憨笑道:“请求岳父大人,撤销我跟我老婆的婚事!”

    他才不要守着公主过日子,连同房还要恳请打报告,那当男人还有个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