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穿越女尊
    桃花村医:农家小子成首富小说系列全集完本在线

    桃花村医:农家小子成首富小说系列全集完本在线

    桃花村医:农家小子成首富
    桃花村医:农家小子成首富是二哈的经典都市言情小说类作品,桃花村医:农家小子成首富主要讲述了秦朗蒋秀丽的故事: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挂在堂屋正中的一副画,想着曾祖爷爷临终前交代的,这是女蜗的山河社稷图,是神物。天天对着这画打坐深呼吸,可以起到修仙的作用。修仙成功后,可以自由的出入画里。画里的草木,皆为神药。画里的种子,皆为灵物。粮食,亩产万斤;水果,香飘七里八乡。蔬菜,世间珍品。连画里飘出的风,都能让天地风调雨顺,万物茂盛,庄稼增加产量。还有,画里的美人,个个是仙女。曾祖爷爷没有做
    作者:二哈 更新时间:2022-06-29 14:32:2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3章 买包子吃

    接着马上发出了一声龙吟之声,一股炽热的气流,随着龙吟之声,从他的嘴里喷发出来。

    惊得众人齐齐蒙圈的看着了秦朗。

    蒋秀丽也是蒙圈的看着了秦朗,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难道是毒发身亡时,发出的痛苦的叫声吗。

    不过,下一秒,蒋秀丽惊瞪着眼睛,冲到了秦朗面前。

    惊得四周的吃瓜群众都伸长了脖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蒋秀丽,不知道她怎么冲了过去。

    蒋秀丽惊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朗。

    发现乌黑的脸色,变得非常的红润光滑,嘴唇也显出淡淡的红润,完全不像中了蛇毒的样子了。

    他的蛇毒消除了吗?

    蒋秀丽满头齐齐冒着黑线,真的想不明白。

    心里非常清楚,被毒蛇咬伤的人,不及时的救治,那绝对会死人的。

    秦朗误吞了蛇毒,又没有及时抢救,只有死的份呢。

    现在,秦朗不但没有死,那蛇毒竟然奇迹般的自己消除了,太不可思议了。

    秦朗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蛇毒,已经消失了,自己还活得好好的。

    只认为自己已经死了,灵魂离体了。

    还躺在椅子上,看着蒋秀丽那漂亮的鹅蛋脸,美丽的大眼睛。

    心道,自己活着,看着漂亮的蒋医生只能暗恋。

    现在死了,自己的灵魂能不能去亲吻蒋医生呢。

    秦朗马上就试着去亲吻蒋秀丽。

    心念一动,秦朗就坐起了身子。

    动作竟然显得轻飘飘的样子,更让秦朗感觉到自己是灵魂离体了。

    一伸手,拉着了惊得发呆的蒋秀丽,抱在了怀里,啪的一声,秦朗很激动的体会到了非常温润的感觉。

    “啊……”

    “啊啊……”

    蒋秀丽惊得发出了一声惊呼,众人跟着惊叫起来。

    都没想到,秦朗活过来了,马上抱着了蒋秀丽亲嘴了。

    蒋秀丽马上推开秦朗:“你干什么?”

    “毒疯头了啊。”

    秦朗马上惊醒了。

    自己还没有死?还活得好好的吗?

    蒋秀丽气恼了一下,还是被秦朗的奇迹惊得问道;“你身上的蛇毒,怎么自己消失了。”

    秦朗身上的蛇毒,怎么自己消失了,这也是大家想知道的问题,都看着了蒋秀丽和秦朗。

    秦朗已经完全清醒了,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但没有了一点点不舒服,还比以前清爽多了,身体也非常的轻松。

    那身上绝对没有了一丁点蛇毒了。

    自己身上的蛇毒,怎么突然都消失了呢。

    秦朗想到了自己家里的那女蜗的宝物,山河社稷图。

    自己天天面对那女蜗的山河社稷图打坐修炼,不管以前十几年是不是起了作用,最起码这半年时间感觉到了似有似无的清新的气息,从仙画里飘出来的。

    日积月累的,那仙画里的气息,就应该积存在了自己身上。

    今天遇到了蛇毒,那仙画的气息,就把自己的蛇毒清除了吧。

    除此之外,秦朗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了。

    不过,秦朗却不敢把这事情告诉别人,只能隐藏在心里,免得被别人笑话。

    还有曾祖爷爷叮嘱过,对这仙画的事,要好好保密,不能告诉别人。

    秦朗马上笑道:“我也不知道。”

    蒋秀丽还是蒙圈的看着秦朗,不知道他身上的蛇毒,怎么神奇般的自己消失了。

    蒋秀丽毕竟是个医生,学的西医,马上想到,难道他身上有一种抗体,他的血液可以自己把蛇毒清除啊。

    就像那血清,能把蛇毒清除一样。

    真要是那样,就太神奇了。

    那就可以从他身上抽取那血液去救治中了蛇毒的人呢。

    秦朗见蒋秀丽惊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不知道,人家是在打他身上的血液的主意呢。

    都误认为是他刚才搂抱着蒋秀丽亲了一下后,触动了她的芳心了。

    心里都忍不住激动起来,那自己就可以大胆来追求这个美女医生了。

    心里这么想,秦朗却还是不好意思去直勾勾的看着蒋秀丽,也不好意思马上向这美女医生表白。

    倒是显得有些惊慌失措的告辞了一下,就马上转身离开。

    “来,我背,不要你背。”秦朗准备去背那椅子时,一个族人忙笑着拦着了。

    秦家喜忙说:“你刚好,别背重东西啊。”

    “怕蛇毒又犯了。”

    秦朗还想坚持背竹椅子,就感觉到肚子饿得咕咕的叫起来了,马上张眼看到了对面一家包子铺的门口,摆着的蒸笼正冒着热气,飘出浓浓的糖包子的香味。

    “四叔,你身上有钱吗。”

    “借二十元钱给我。”秦朗笑嘻嘻的冲秦家喜伸着手。

    “做什么啊?”秦家喜蒙圈的看着秦朗,真弄不明白,他借钱干什么。

    “买包子吃。”

    “你们都辛苦的救了我大半天,我就请你们吃顿包子吧。”

    秦家喜想到,秦朗没出去打工赚钱,在家里也是经常迷恋修仙,没有赚什么钱,那这钱借给了他,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还的呢。

    就相当自己在请客了。

    马上哦了一下,就挥挥手:“那算了,回去吃饭吧,吃什么包子呢。”

    “那么贵。”

    林韵马上就跑到包子铺边喊老板买包子,想到今天是秦朗救了自己,那现在该她来请客。

    秦朗马上叫道:“林韵嫂子,你别买,我来买。”

    秦家喜跟着叫着:“林韵,你别买。”

    “你买了,我们也不会吃,也不敢吃。”

    林韵听在了心里,就知道秦家喜他们还是嫌弃自己是克男人的扫把星啊。

    怕大伙不会吃,就只好悻悻的走开了。

    秦朗身上没有钱,找秦家喜借,没有借到。

    就只好试着对包子铺的老板笑着:“你能赊二十元钱包子给我吗。”

    “明天我就还给你。”

    农村人买东西,赊账成了习惯,然后卖了谷子或鸡啊猪的,再去还账。

    在这乡村的集市街上开店铺的,赊账就是常事,又不是随便愿意赊账的。

    老板得赊给熟悉的人,对不熟悉的人,有的老板会赊,想着都是本乡的,报出姓名和地址,就能找到。

    可有的老板一般不会赊账给不熟悉的,怕对方万一不是个讲信用的人,难去要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