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宫廷争斗
    《诡门关》陈凡老邢小说全文-陈凡老邢小说目录

    《诡门关》陈凡老邢小说全文-陈凡老邢小说目录

    诡门关
    陈凡老邢是作者大虫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陈凡老邢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玄幻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怖起来。 地上断了头的男鬼也在嘶吼着,发出阵阵凄厉的吼叫,"我才命苦。老婆背叛我,哈哈??她砍了我的头,呵呵??我好惨啊,我好冤枉??下面好冷! 两道阴恻恻的鬼泣声徘徊在耳侧。屋中寒意骤然降临,好似大冬天打开了空调,一片鸡皮疙瘩从胳膊和脸上冒出来,刺得我寒毛都倒竖起来。 我将打鬼钱反扣在手心。不冷不热...
    作者:大虫 更新时间:2022-06-29 14:35:4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地板上暗红色的鲜血还在持续流淌着,吊灯嘎吱晃动,吹来更加阴沉的冷风,天花板传来冷幽幽的、莫名空洞的哭声,"我好命苦??遇上的男人全都不是真心待我,你们??都是些负心汉,我要你们死,你们都去死

    哭声频率加快,由原本的哀怨婉转,变得阴厉森怖起来。

    地上断了头的男鬼也在嘶吼着,发出阵阵凄厉的吼叫,"我才命苦。老婆背叛我,哈哈??她砍了我的头,呵呵??我好惨啊,我好冤枉??下面好冷!

    两道阴恻恻的鬼泣声徘徊在耳侧。屋中寒意骤然降临,好似大冬天打开了空调,一片鸡皮疙瘩从胳膊和脸上冒出来,刺得我寒毛都倒竖起来。

    我将打鬼钱反扣在手心。不冷不热地说,"这家店铺被你们夫妻两个占了六年,搞得人家房东都快妻离子散了,还不满足?今天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乖乖上路投胎,我可以替你们立个长生牌位,供奉香火保证你们顺利转世,不然的话

    我话音未落,感觉天花板上掉下某样东西,一回头,是那女鬼丢下的一截乌青色的断手,猩红的爪子已经搭在我肩头上,女鬼的长头发也好像毒蛇一样贴着墙根移动下来,钻进脖子上的领口,"咯咯??天底下的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要挖出你的心看一看

    那卷头发慢慢立起来,好像钻井的探头,居然在慢慢旋转,试图挤入我的胸腔,直抵心房位置。

    我保持原本的姿势没动,当女鬼的头发即将刺破我皮肤的那一瞬,胸口却弥漫出一股"滋滋"的浓黑烟雾,女鬼的头发正迅速枯萎,好似烧焦的碳灰,瞬间便散成粉末,消失在了空中。

    啊??"后背只听一道凄厉的喊声,女鬼泣血咆哮,那只手忽然飞起来。直射吊灯而去,这一瞬间我动了,将反扣在手心的打鬼钱拍在桌上,手腕下压。只听"叮当"一声脆响,打鬼钱震飞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赤红色的光点,倏然电射,也跟着射向了吊灯。

    哀嚎声后,吊灯后弥漫一片血色的猩红,大股鲜血好似西瓜汁一样,纷纷洒落下来。

    砰!

    我看见了两颗弹跳的眼珠。在地板上滚来滚去,而男鬼的死人头颅则飞快蹦起来,在空中盘旋着,头发纷纷伸长变硬,好似刺猬的针刺,满脑门都是锐利的钢针,"咻"一声冲向女鬼的眼珠,一口便将之含在了嘴里。

    死人头在地板上滚落了几圈。忽地好似皮球般弹起来,悬在空中不动,两排黑漆漆地獠牙则放肆大嚼着,他嘴唇已经烂穿了大半。咀嚼女鬼眼珠的动作落在我眼中,非常的恶心。

    男鬼边嚼眼珠,边发出沙哑凄厉的吼叫,"哈哈。死贱人,我要咬死你,咬死你!

    快把眼睛还给我!"吊灯疯狂晃动,一颗没有眼珠的鬼脸笔直垂落下来,伸出一条青色的手臂,强行将男鬼的下巴掰断,手臂从他张开的大嘴中笔直地伸入,指甲贯穿整个喉咙,从断掉的脖子下伸出,在空中胡乱地搅来搅去,"我的眼珠呢,我的眼珠呢,你把它藏在哪里

    男鬼的死人头被女鬼死死掐着,无头尸却飞快跑向女鬼,"贱人,把我的头松开!

    我冷眼作壁上观。等这对鬼夫妻闹够了,才厉声说道,"够了没有?我耐心不多,你们到底愿不愿意去投胎!

    咯咯,留在阳间多好啊,哈哈??"这话讲完,无头尸断裂的颈桩中忽然喷出一截粉红色的肠子,湿哒哒的血液附着在上面,好似一条从血池中打捞上岸的小蛇,疯狂卷向我的脖子。

    与此同时,女鬼的长发也再度飘扬起来,犹如疯狂滋生的水草。死死固定住我的双腿,"哈哈??阳间多好玩,干脆你也留下来陪我们吧

    这两口子一个绑着我的腿,另一个则打算勒我的脖子,我要是再不反抗,保准明天报纸上又要刊登一桩无头凶案了。

    我眉心鼓胀,运气于喉咙,胀大的气腔中爆发出滚滚的雷霆之音,"给我滚!

    道家吼功一出,这一男一女两只鬼物立刻发出尖锐的哀嚎,趁此机会,我将手中的鸡血线一甩,蹦飞的红线在空中一卷,瞬间便切在了无头男鬼身上,好似热刀子滚过牛油,"噗嗤"一声,冒出滚滚浓烟。

    浓烟散尽,无头尸被我一分为二,却并未朝两边倒下,四掰龟裂的嘴唇下发出恐怖的哀嚎,"啊??我要你的命!

    是我要你的命!"我目光爆冷,将一张蓝符取出,放在手中一引,蓝符炸碎,射出一缕湛蓝色的火苗,在我指尖盘旋萦绕,我屈指一弹,口中法咒声陡然加快,只见那火焰在空中迸发强光,咻一下射进男鬼胸膛,噗嗤一声后,无头尸彻底被引燃,空中散发刺鼻的烤肉味道。

    同一时间,女鬼则跳上天花板,将爪子牢牢扣在天花板上,脖子拼命往后仰,张开乌青色的嘴巴,唇边渗出粘稠的黑色液体,不少都滴落在了地板上,头顶上传来女鬼凄厉的大笑,笑声尖锐,好似有人在耳边嚼玻璃,"哈哈??你终于死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