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女扮男装
    穿越重生小说秦昭小乖免费阅读校园

    穿越重生小说秦昭小乖免费阅读校园

    第一章重生饥荒年代
    主角秦昭小乖小说《第一章重生饥荒年代》是作者开薪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全文讲述了色凄苦,眼睛却盯着前方施粥的台子,跟着人群慢慢的往前头移动。一个衣裳单薄,光脚穿着草鞋的孩子,拿着一个破口的陶盆,闻着米香不停的吞口水。时不时被冷的直打摆子。脸上、手上、脚上,但凡露出
    作者:开薪 更新时间:2022-06-29 14:46:3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6章,身份的转变

    窦瑜知道,小乖本来整日提心吊胆,先前穿的少,吃不饱,心力憔悴。

    如今忽然安定下来,他心中越发惶惶,害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什么都没有,焦灼之下,会生病在情理之中。

    窦瑜给小乖把脉。

    确定他只是营养不良,又担惊受怕后染上风寒,也就放下心来。

    起身穿了衣裳去开门,韩婶立即上前来,“窦娘子醒了,我这便去把热水端来!” 韩婶手脚麻利还勤快,也不是那等势利之人,加上乌溪昨晚特意嘱咐了她几句,她也想好好伺候窦瑜,得个恩典,跟着窦瑜搬去客院,做管事嬷嬷,而不是粗使婆子。

    很快韩婶端了热水过来,窦瑜洗脸漱口,才对韩婶说道,“你去连大夫那边帮我借几根银针,就说小乖病了,我得给他施针去热,然后再去抓药!” 韩婶连忙应下,又说道,“乌溪说三爷吩咐的,给您安排了一个客院,本来昨晚就要搬,您和小公子都已经歇下,我就没有过来喊您,要不咱们现在搬过去?那边地方大,小公子养病也方便。

    而且离连大夫的客院近,需要药材也方便!” 窦瑜了然,点头应允,“好!” 韩婶立即安排两个小丫鬟过来搬东西,她自己则用被子裹住小乖,抱在怀里。

    她们娘俩除了那百多两银子,根本没东西,也就是屋子里用过的都给搬过去,但就是这样,还是让不少人侧目。

    从下人房到客院,身份的改变,昨日还可以随意冷眼,以后再见,就要客客气气、还有恭敬。

    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客院都是独门独院,进去后有厨房,厨房边有间小屋,厨房对面小厅,小厅边也有间小屋,正中两间屋子,茅房在后头,若是勤快些,后头的空地你也可以翻出来种花、种菜。

    韩婶抱着小乖进了一间屋子,这屋子也是连夜收拾出来,炕也烧得热烘烘,屋子里衣柜、案桌、板凳、洗脸架整齐,角落里还有一个恭桶。

    这般收拾,用心了。

    韩婶请窦瑜休息,吩咐小丫鬟赶紧去烧水,又让一个去请连大夫,她则忙里忙外,一刻不得闲。

    窦瑜瞧着笑了笑。

    连大夫昨夜熬了一宿,这会子精神还有些亢奋,得知窦瑜儿子小乖病了,立即提了药箱过来。

    “连大夫!” “窦娘子!” 连大夫看着窦瑜,他好奇窦瑜的医术。

    窦瑜也没有藏着掖着。

    小乖喊她娘,是她窦瑜的儿子,她更愿意自己给小乖看病。

    让韩婶端了热水过来洗手,拿了银针从火上烤一下,给小乖扎针。

    她下手又快又准,扎了几个穴位,连大夫看的一愣一愣。

    等时间到,窦瑜收了银针,去探小乖的额头,烧已经退了。

    “退了?”连大夫急切问。

    “嗯!” 窦瑜点头,看着连大夫的徒弟收拾银针。

    她想,到时候自己也买一套。

    连大夫更震惊,“这就退烧了?” 不相信的去探了探小乖的额头。

    确实是退烧了。

    窦瑜准备开药方,但怕自己写不出来,便让连大夫徒弟代替。

    她开的药极其精妙,不论是解表还是治里,连大夫听着的时候就格外激动,等窦瑜说好,让徒弟赶紧去抓药。

    “药钱……”窦瑜试探着道。

    “说什么药钱,这些药都是主家的,我就负责炮制、整理!”怕窦瑜不明白,补了句,“袁家有药田!” 窦瑜点点头,明白过来。

    药抓过来,韩婶立即去煎药。

    如今要给窦瑜煎药,又要给小乖煎,是一步走不开,两个小丫鬟被她指挥的团团转。

    去大厨房拿菜拿米、拿油盐酱醋,大厨房那边早就得了吩咐,到是没人为难。

    不过这事情还是传到了管家大少奶奶赵氏跟前。

    赵氏抿了一口燕窝,“有没有要些别的?” “乌溪说,三爷吩咐,一切用度从三房出!” 赵氏挑挑眉。

    三房,呵! “你去跟三太太说一声,就说三爷从外头带了一对母子回来!”赵氏想到什么,话音一转,“你说那会不会是三爷养在外头的人?” 丫鬟一听,觉得完全有可能。

    毕竟三太太到现在也没能生下一儿半女。

    “奴婢知晓要怎么说了!” 赵氏满意挥挥手,让丫鬟去给戴润青传句话。

    戴润青早知道大房、二房没安好心,听着大嫂赵氏身边大丫鬟碧梧那似是而非、挑拨离间的话,她十分安静。

    就算真是丈夫养在外头的人,给丈夫生了一个儿子,如今回了袁家,她就算再不喜,也会好生安置,毕竟那是丈夫的骨肉。

    但如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就到她这里来挑拨,是真的看不得三房好。

    “我知晓了,你回去吧!” 碧梧临走时,看了一眼戴润青,见她好似一点不生气,心头讥笑,觉得戴润青就是强撑。

    戴润青心里难受是真的。

    倒不是因为袁坤莫名其妙多一个儿子,而是这府中的人,心太坏太坏。

    “莲儿,去拿个金镯子来,咱们去一趟客院!” “太太……”莲儿有些担忧。

    “我没事,她们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挑拨离间也不是第一次了,我真要次次在意,早就气的一命呼呜!” 戴润青这边收拾妥当,穿的厚厚实实,才抱着暖炉子往客院走去。

    走在回廊下,看着那漫天飞雪,微微感慨一句,“今儿这雪好似比昨日还大许多!” “怕是又有不少房屋会被压塌!”莲儿附和一句,面露担忧和牵挂。

    戴润青看了莲儿一眼,“等一会你收拾一下,回家去看看你爹娘!” 莲儿闻言大喜,“谢谢太太!” 戴润青笑笑不语。

    继续朝客院走去。

    窦瑜看着韩婶给小乖喂药,自己坐在一边吹了吹,三口两口就给吞了下去。

    药很苦,但她忍住什么表情都没有。

    小乖有些病恹恹,一口一口喝药,苦的眉头紧皱,却又乖乖一口一口喝下去。

    窦瑜看着都想笑。

    外头传来一声,“三太太来了!” 三太太? 窦瑜有些意外,站起身走了出去。

    只见大雪纷飞中,一个包的严严实实、浑身带着一股子忧愁的美人慢慢朝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