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穿越女尊
    《神医毒后:摄政王妃飒爆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叶清辞谢允恒下线

    《神医毒后:摄政王妃飒爆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叶清辞谢允恒下线

    神医毒后:摄政王妃飒爆了
    独家小说《神医毒后:摄政王妃飒爆了》由梫木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清辞谢允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们的脑袋就保不住了!办事麻利点,这事儿要是成了,有你们的好处!急促而低沉的男声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叶清辞只觉得全身酸痛,好像被重物碾压过一样根本没有力气。说话的声音渐渐消失,她按了按酸胀的太阳穴,抬起眼皮,借着昏黄的烛火看清
    作者:梫木 更新时间:2022-06-29 14:47:14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二章 解毒药

    “只要我能做到,我什么都答应你!”叶清辞努力睁大眼睛,额间汗水滑入眼中刺的她生疼连带视线都开始模糊,脑中嗡鸣着什么都考虑不了了。

    耳边安静的除了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便是外面近在咫尺的脚步。

    “求……”

    话未出口,叶清辞便嗅到一股淡淡的松香靠近,紧接着腰肢被铁臂揽住,只觉身子一轻,晃眼功夫两人便已轻飘飘落在了假山顶上。

    散乱的脚步声就在脚下响起,叶清辞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襟,整个人都蜷缩在他怀中,浑身颤栗不止。

    一次一次强行压制药效的后果便是她的意识快要崩溃了。

    “明明听到这里有动静,怎么没人……你!还有你!去那边找!瞧仔细了!”

    搜寻的动静宛如催命符,叶清辞害怕被药效吞没理智闹出动静,狠心一咬舌尖,剧痛袭来当即令她忍不住闷哼出声。

    谢衍抬手挑起她的下颌,借着月光清晰看到她唇角渗出的血迹。

    “抱歉……”

    被情欲染红的面庞娇媚妖娆,在月光映衬下更如吸食人魂魄的妖精,美得触目惊心,谢衍不由微微愣神。

    火光陡然折回,谢衍回神,移开目光抬手将她脑袋按入怀中,声音轻不可闻,“再忍一忍。”

    叶清辞感觉自己忍不住了,可再继续咬舌尖只怕是要把舌头咬掉,鬼使神差的她直接张口狠狠咬住了眼前的胸膛。

    揽住她腰肢的胳膊一紧。

    “小猫崽子牙还挺尖。”

    不知过去了多久,叶清辞意识已经彻底被药效蒙蔽,她只想有个人能带给她清凉!

    谢衍低头看向怀中扭动不休的人儿,沉沉吐出一口气,指尖轻点她身上穴位,令她恢复些许理智。

    “这药可解百毒,本王便送给你了。”

    话音一落,怀中便突然多了个触感冰凉的瓷瓶,迷离的目光中,男子修长的身影渐渐消失,叶清辞堪堪靠在树干上,颤抖着手打开了瓷瓶,当即便把药丸吞了下去。

    凉意在口腔里弥散,没过多久,体内无法控制的燥热便尽数被压了下去,松散的意识也渐渐回笼,便在此时,那会儿远去的脚步声又到了身前。

    “姐姐,总算是找到你了,姐姐可是吓坏了妹妹。”

    娇柔做作的声音破空传来,让叶清辞不由自主的便拧起眉头。

    她转过身,看着袅娜走过来的女子目光清冷,她还当是谁呢!原来是原主的庶妹,将军府的二小姐,叶清灵。

    从脑海里搜索着关于叶清灵的记忆,叶清辞缓缓勾起了唇角。

    这原主还真是个废物,堂堂将军府嫡女,又是肃远侯唯一的嫡亲外孙女,竟然还会被一个小小的庶女和姨娘给骑在头上?

    真是可笑至极!

    “清辞,你这是去了哪里?可是让大家好找!”

    带着愠怒的男声随之而来,叶清辞抬眸一看,正是她在这里的父亲,平南将军叶振南。

    他蹙着眉,面上是一副关切神色,叶清辞看在眼里,却是在心底里冷笑,不得不说,这位父亲还真是惯会伪装!

    “爹爹,女儿一直在花园吹风,并未从什么地方啊。”叶清辞淡淡开口道:“方才在席间饮了些酒觉得有些头晕,女儿怕被旁人笑话,便悄声离席过来了。”

    这说辞没有半点纰漏,叶振南自然不信,但诸多双眼睛盯着,他也不好说什么:“许久不见你,莫说是父亲,就连恒亲王都跟着费心,你这丫头也真是,出来都不知道说一声。”

    这幅场景落在外人眼里可是好一副的父慈女孝,可只有叶清辞心中清楚,叶振南这番话背后之意!

    今日乃是九月十五,虽不是什么大日子,但叶振南特意在将军府设了宴会,邀请了各位王爷皇子不说,还同邀可朝中一众的官员极其家眷,名曰是赏月宴会,实际却是要以此为掩饰来实施他与谢允恒之间的肮脏交易。

    “是啊姐姐,今日毕竟是将军府设宴,作为府中的女儿,姐姐怎么说也该在宴会张罗着,却不想姐姐反而私自跑出来,还让这一众人跟着担忧,姐姐这不是置咱们将军府的脸面于不顾?”叶清灵娇娇开口,一字一句却全是对叶清辞的指责。

    叶清辞拧着眉看向她,却见她高昂着头,正一脸不屑的盯着她。

    果然是个不懂尊卑的庶女,多半是欠几顿毒打。

    叶清辞缓缓勾起唇角,正欲开口教训,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男声:“原来大小姐竟是在这里。”

    这声音很熟悉,就是那会儿在门前与叶振南交谈的人,也是交易的主要人物之一,恒亲王谢允恒。

    “让王爷费心了,如今小女已经找到,王爷就无须担忧了。”叶振南拱手行了一礼道。

    谢允恒点点头,目光却是在叶清辞身上逡巡。

    清幽的月光下,她一身淡粉色长裙,袅娜的身姿格外的纤细,面容平静脸色如常,不知怎得,谢允恒总觉得她好像有什么地方和从前不同了。

    “无事。”谢允恒收回目光摆摆手:“既然大小姐无碍,叶将军,宴会就继续进行吧,总不能拂了你的一份心意。”

    “是。”

    谢允恒都发了话,众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都跟在他身后往正厅去了。

    然而便在此时,尚未动步的叶清灵却是开了口:“王爷当真是对姐姐格外的垂怜,姐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都不曾责怪,还真是姐姐的福气。”

    福气?

    叶清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句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差点脱口而出,这叶清灵还真是会搞事情。

    随着话音落下,一行人的步子也停了下来。

    虽然今日是将军府设宴,可是众位王爷也都在场,偏叶清辞突然失踪,让这么多人都跟着找了许久,无论怎么说,叶清辞做的都实属不妥。

    看着众人怪异的眼光,叶清辞却并不在意:“王爷没有怪罪确实是王爷心胸宽广,臣女在此先拜谢王爷。”

    说罢,她冲着谢允恒微微福身行了一礼,这才又道:“可是我方才离席一事,难道与妹妹你没有关系吗?”

    “我?”

    叶清灵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清辞:“姐姐这是什么话,姐姐离席怎会与我有关系?”

    “平日里我素来不善饮酒妹妹也是知晓的,可今日在席间妹妹却一再的劝酒,这又是何意?还是说,妹妹是故意为之,就是想看我的笑话,让我成为众人的笑柄?”

    “我……”

    “妹妹还真是极好的算计。”叶清辞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她的话,冷眼对上她的目光:“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才真真是丢了我们将军府的脸!”

    冷冽的话语从叶清辞口中说出,连一众人也纷纷点头。

    叶清灵哪想过叶清辞今日竟会如此牙尖嘴利,气得一张小脸涨红,怒气更是油然窜出,也不顾谢允恒还在此,几步便走到了叶清辞身前,抬手就想打下去。

    看着近在眼前的秀手,叶清辞斜睥一眼,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女,竟敢当着恒亲王的面意图对嫡姐动手?你还有没有半点长幼尊卑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