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尊阅读 > 宫廷侯爵
《贞观无敌悍婿》小说精彩阅读 《贞观无敌悍婿》最新章节目录

《贞观无敌悍婿》小说精彩阅读 《贞观无敌悍婿》最新章节目录

贞观无敌悍婿
秦琼荷儿秦怀道是作者贞观无敌悍婿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内容主要讲述,手上虎头枪虎虎生风,猛如神龙出洞,冲天长啸,柔如巨蟒盘身,圆转自如,快如奔雷滚滚,扎出一道白色气浪,慢如穿针引线,于细微处见真章,脚下步伐更是形如流水,翩跹似蝶。  三天前,秦怀道奉命带队攻击金三角某毒枭基地,完成任务撤离时遭遇第三方势力追杀,独自断后被导弹集中,来到风华大唐,附身翼国公秦琼嫡子,成了偌大的国公府少主。  吸收记忆后,秦怀道发现原主不过十四岁,却有一米
作者:丛林狼 更新时间:2022-07-05 19:38:3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十五章

第15章:羞辱

  一刻钟后,秦府大门轰然打开。

  一身便服的秦怀道跨门而出,目光清冷地朝长安县衙走去,没带兵器,也没有随从,宝剑放在府上藏好,有罗章在没人能杀进府邸,何况还有百骑司在附近巡逻,没人敢强闯。

  一名身穿锁子甲,骑着高头大马的年轻战将迎面过来,抱拳喊道:“秦兄弟,这是要出门?”

  秦怀道一见是程处默,反说道:“有人欺负上门,去县衙看看,你这是?”

  “别误会,奉皇上口谕,护卫国公府周全,谁他娘的敢欺负我兄弟?老子去砍了他。”程处默怒声说道。

  “王家。”

  “王家也不行,走,兄弟随你同去,以壮声威。”

  两家通好,算是生死世交,秦怀道感受到了程处默的真诚,也不推辞,百骑司是李二亲军,战斗力强悍,没人敢半路伏击自己,也能省不少麻烦,虽然不怕,但救人耽搁不得,大踏步朝前走去。

  一路上,秦怀道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查找时不见踪迹,心中挂念被抓的人,没心思理会,匆匆赶路,或许忌惮百骑司的人在,暗中人也不敢动手。

  长安县衙离国公府并不是很远,一行很快就到。

  县衙庄严、威武,门口有站岗的衙役,见一大帮人过来吓了一跳,为首之人想也不想就大声呵斥道:“什么人敢来这儿闹事,想造反不成?”

  “直娘贼,给老子滚开。”程处默火爆脾气上来了,就要动粗。

  对方定睛一看,高头大马,锁子甲,黑色披风,人手一把制止陌刀,个个目光冷漠,杀气萦绕,这明明是玄甲军的装扮,顿时脸色大变,赶紧赔笑着说道:“爷,各位爷,恕小的有眼无珠,这就滚,这就滚。”

  玄甲军威名赫赫,加上天子亲军身份,整个大唐没人敢惹。

  程处默见对方两股战战,掉头就跑,不屑地冷哼一声,呵斥道:“怂货,给老子滚回来!”

  “爷,这位爷爷饶命,小的上有老,下有小……”

  “闭嘴,快去,让姓王的给老子滚出来。”

  “喏!”

  对方见程处默并不是要惩治自己,赶紧冲进府衙。

  没多久,一名中年锦衣男子出来,约莫四十左右,留着一缕短须,目光却滴溜溜的乱转,毫无县令之沉稳、威仪。

  来人傲然问道:“原来是秦府和程府的小郎君,难怪如此嚣张,在下钱友仁,王大人幕僚,大人公务在身,无暇接见,两位是公事还是私事?如果是公事,请按规矩公事公办,如果是私事,王大人说与二位并不相熟,无话可谈。”

  “直娘贼,想找死不成?”程处默大怒,就要动手。

  秦怀道一把将人拉到身后,心里面明镜似的,这是故意的,给自己下马威,漠然说道:“王大人好大的威风,连天子亲军都不放在眼里。”

  “威风谈不上,王大人可是出自太原王家,该有的威仪还是有的,如果皇上亲至,自然出门相迎。”

  这话言外之意就是两人还不够格。

  论身份,王县令是太原王氏出身,王氏是五姓七望之一,连皇帝面子都不给,会在乎一个靠门萌,而不是自己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国公?何况还是个没了依靠的小孩子。

  论官职,大唐将天下各县划分为京县、畿县、诸州上县、诸州中县和诸州下县五个等级,长安县是京县,县令正五品,秦怀道虽然挂着千牛备身,是正六品,程处默也一样。

  正六品上面还有从五品,才到正五品,看似差两级,但正五品是一道门槛,每逢大朝有资格进太极殿,正六品非召见可没资格入朝议事,天差地别,何况文官自觉高武官一等,打心眼里看不起只会舞刀弄枪的糙汉子,有辱斯文。

  秦怀道猜到了王县令的心思,目光愈发冷厉,多了几分杀意,问道:“庄上有人被你们捉拿,把人交出来吧。”

  钱友仁心头莫名一颤,有些慌,但转念一想,自己可是王大人的心腹幕僚,代表王家脸面,气恼地说道:“好大的威风,县衙自会秉公办事,回去等消息吧。”说完衣袖一甩,就要回去。

  “直娘贼,信不信老子砍死你?”程处默大怒,一把马槊劈砍过来,落在对方脖子上,但没有真砍。

  饶是如此,钱友仁也吓得不轻,没了刚才的倨傲,哆嗦着喊道:“你要干什么?我可是王大人心腹幕僚,你敢杀我,王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少他娘的废话,交不交人?”程处默怒斥道。

  “天子脚下,长安城内,还有没有王法?有种杀了我。”

  “真以为老子不敢?”混世魔王程咬金教出来的孩子,个个都是小混世魔王,胆大包天的主,程处默勃然大怒,就要动手。

  “慢着。”

  秦怀道喊了一句,在县衙门口动手会落下话柄,何况这是自己的事,不能让程家卷入进来,盯着钱友仁冷冷地问道:“王家断了上游水源,双方起冲突,庄上死伤不少,凶手又如何处理?”

  “哪有什么凶手?王家在自己地界筑坝拦水,天经地义,那些刁民居然打上门去,打死打伤王家好些个,这是寻衅挑事,故意杀人,受害者一纸讼状告上县衙,王大人职责所在,自当秉公执法,给天下一个交代。”

  “自己地界筑坝拦水天经地义?”秦怀道暗自疑惑,第一次听说这个道理,上游将水一拦,下游岂不是全都得干死?看来得抽空好好看看《唐律》和《贞观律》等律法才行,不然触犯了都不知道。

  旁边程处默一听就破口大骂道:“放屁,把水拦了下游怎么活?大唐哪有这样的规矩?你们这是血口喷人,颠倒黑白,老子告御状去。”

  “去便是,王家只是在自己地界筑坝,并非拦水,何错之有?”钱友仁说了一句,掏出一份文书丢给秦怀道,一边补充道:“这是判书,牛大等人故意杀人,事实清楚,人证、物证齐全,已经移交刑部,想要人找刑部去吧。”

  说完逃也似地离开,生怕程处默一怒之下下死手。

  “筑坝?并非拦水?”

  秦怀道疑惑地拿起文书匆匆扫了一眼,内容和钱友仁说的一般,将文书收起,人已经移交刑部,再说什么都没意义,冷着脸原路返回,至于受到的耻辱,县衙门口动手与造反无疑,非智者所为,将这笔账暗自记下。

  程处默追上来说道:“秦大哥,王家太嚣张了,听说刑部侍郎是王家的人,肯定落不得好,兄弟这就去面见皇上。”

  “不用,这事刑部就算偏袒王家也不敢隐瞒,会呈报皇上御批,皇上自然知道。”秦怀道冷冷地说道,也想趁机看看李二到底会怎么处理。

  “可是?”程处默气的脸色铁青,一咬牙,小声叮嘱身边的人护送秦怀道回去,独自打马匆匆离开。

  一路匆匆,很快回到府邸。

  罗章迎上来,冷着脸问道:“阿叔,要不要动手?”

  秦怀道没有回答,看向一并过来的护院首领,曾经的斥候营校尉叮嘱道:“刘叔,带几人出去打听一下,务必查清楚凶手今晚在哪儿,注意安全。”

  “喏!”对方躬身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