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同人小说
    重生后她要离婚古从琳百里玚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重生后她要离婚古从琳百里玚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重生后她要离婚
    重生后她要离婚主人公叫古从琳百里玚,是五十弦上银最新创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了七年,爸爸古高良给百里玚算计了一场,让百里家不得不求古家,于是她如愿嫁给了百里玚。可是,上一世的她过得并不好。她爱百里玚,哪怕他心里始终没有她的位置,她都满足他,甚至为他散尽家财。她怀着孕,还没来得及告诉百里玚这个好消息,却在死前被小三毁了容。那个女
    作者:五十弦上银 更新时间:2022-07-05 19:41:0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他的占有欲

    蒋园依又说:“哎呀!我喊错了,什么姐姐,是嫂子,嫂子!” “啊……”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她。

    “没想到那就是传闻中的古大小姐,感觉一点也不蠢啊!很飒很漂亮啊!” 古从琳被夸得忍不住笑了:“你嘴巴好甜啊!” “哇!未来嫂子好温柔啊!真不明白,他们怎么说你说得那么坏啊!” …… 原来,蒋园依为了体验打工和积攒经验,就来这里打工,谁知道被一个老男人看上了,安晓可为了捞一票,就打算把她卖了,好在古从琳救下来。

    三人畅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啊!笑得她鱼尾纹都要出来了,最后蒋园依说:“哥,好晚了,你还不送我恩人回家么?” 要不是古从琳还没离婚,只怕她恨不得直接把两人送到床上。

    “不用,不用。

    ”她忙推辞,“我开车来,所以叫个代驾就好了。

    ” “你一个女人,还是这么性感漂亮的女人,叫代驾不是等于叫一只狼么?让我哥送你就好。

    ” “我也喝酒了,你是想把你哥送进监狱么?”蒋少辰嗔道。

    “啊哈!我又没叫你开车。

    我是说,叫代驾也要有护花使者啊!”蒋依园说,“纵使嫂嫂要找代驾,你可以陪护啊!” 三人走出酒吧的时候,就撞见她百里玚。

    他站在车旁,不远处好几个女人都对他露出花痴目光。

    古从琳暗道“糟糕了”,然后就对他们说:“我突然有事先走了。

    ” 望着她往反方向走,蒋依园喊道:“嫂嫂!你的车在这边不是吗?” 蒋依园这声“嫂嫂”真的熟络又亲切,关键是特别大声啊,古从琳心慌极了。

    突然,百里玚就堵在她面前。

    “你跑什么?” 她险些没刹住步子撞上去。

    她假装刚碰见他,故作讶异:“你怎么在这里啊?” 百里玚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到蒋家兄妹俩那,紧接着她的肩膀就被楼主了。

    他居然搂住她? 这是什么情况? 古从琳没弄明白,还有些懵,就被他搂着她走到蒋家姐妹跟前。

    “您好。

    我是琳琳的老公百里玚。

    ” 这阴阳怪气的招呼,就连呼吸眼神都在喧宾夺主。

    “咦?”蒋园依打破这针锋相对的尴尬,“你们不是要离婚吗?怎么关系这么好?” 百里玚眸子瞬间充满杀气:“谁跟你说的?” 古从琳明显感觉到肩膀都要被捏碎了,她忍不住冷嘲热讽:“你自己告诉所有人的,质问人家小姑娘做什么?” 蒋园依也故作疑惑:“是啊!连安市还有谁不知道,百里先生讨厌琳姐姐么?大家都开了赌局了,赌你们多久离婚。

    ” 不是赌会不会离婚,而是笃定他们会离婚。

    百里玚听了特别不爽快,连个礼貌的笑都不施舍给他们:“很晚了,我们还有事。

    ” 就这样,他搂着一脸不高兴的她离开。

    蒋北辰看着她被这么不好地对待,恨不得去解救她,可人家是领了证的夫妻,任他如何愤怒想保护她,最后也只能松开手中的拳头,重重叹气。

    古从琳没打算给他面子,这才走了两步远,就把他推开。

    百里玚拉住要回自己车上的她,说:“你不是喝了酒吗?” “喝了酒我也不上你的车!” 他强掰着车门,不让她关上,接着就把她从车上拽下来。

    古从琳看到周围已经聚满了人,担心明天又要上新闻,会影响自己继承古氏的进度,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上了百里玚的车。

    从她关车门的力度来看,确实气极了。

    车里,他怕她返回,还把车门给锁了。

    “怎么?后悔嫁给我了?” 肠子都悔青了。

    百里玚有些无赖道:“人是你挑的,婚也是你非要结的。

    我百里玚又岂是你想要就要,想丢就丢?” 古从琳不打算跟他来硬的,尽量平复好情绪,劝道:“我比大这么多岁,你不会幸福的。

    ” “女大一,抱金鸡;女大二,银满罐; 女大三,抱金砖; 女大四,福寿至。

    ”他边开车边说,“这话好像是你说的。

    ” “年少无知的时候谁不说些胡话?你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她说,“悬崖勒马,及时止损,你娶你的小情人,不好么?” “谁特地记着了?”他竟有点慌张,又说:“你找男人在先,现在还想给我安罪名吗?” 她什么时候找男人了? 不过,她突然就不想解释了,就让他这么想,毕竟没有男人会要一个出轨的女人,更何况是他这样高傲的。

    没听到她的回应,他就进一步确定了她想出轨的心思了。

    “你要找,也别找蒋家的。

    ” 他说着,还时不时地瞄她一眼。

    古从琳怎么会不知道他在套话吗?她可不上当! 直至回到家中,她也没说一句话,更没给他好脸色。

    望着她从容上楼,百里玚疑惑了——这婚前婚后,差得好远! 这晚上,她睡前思忖,倒也想到一个法子——让他讨厌自己,让他主动提离婚。

    “幼稚得要死,脾气也不好,除了一副年轻好看的皮囊,真的一无是处!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看上他的?” 古从琳没想到的是,在她嘀咕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进来了,就站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

    当看他穿着睡袍走到她床尾,她吓了一跳:“你怎么进来的?” 她锁上了的。

    “你这话问得有些奇怪了。

    ”他说,“我进我的房间很难吗?” 这阵子她总锁门,他早就偷偷换了锁,就算反锁了外边有钥匙就能开。

    他说着,就开始解开睡袍的腰带,看得她更加慌了:“你要干什么?” 想不到,他这么冷漠的人,竟然也有骚的时候。

    “夫妻同床,你说做什么?”他动作从容,嘴角似笑非笑。

    他的睡袍落在地上,她下意识就紧紧闭着眼,并用手捂住眼睛,生气命令:“你赶紧把衣服穿上!” 穿?那是不可能的! 百里玚爬上床,慢慢靠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