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修仙文学
    《兵哥哥,我瞧你五行缺女友,随了我吧》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宁婷姝顾泽小说全文

    《兵哥哥,我瞧你五行缺女友,随了我吧》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宁婷姝顾泽小说全文

    兵哥哥,我瞧你五行缺女友,随了我吧
    兵哥哥,我瞧你五行缺女友,随了我吧是由小说作者不糊涂所著,这是一本看点满满的言情小说,宁婷姝顾泽是书中的主角,此书主要讲述的是,皮肤黝黑却烫着一头波浪大卷的女人,瞳孔猛的一缩。罗小花!怎么会在这里见到她?自己不是正拖着病体,在国外某个脏乱的后厨,拼死拼活洗着山高的盘子,然后被人推了一把晕过去?怎么现在,还会看到这张,让她恨不得撕烂、揉碎、踩进烂
    作者:不糊涂 更新时间:2022-07-05 19:49:3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苍白的脸,淡淡的柳叶眉,杏眼里全是迷茫和不解。

    美,却不张扬。

    熟悉,却又陌生。

    “婷姝、婷姝,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对面有人喊着她的名字:

    “婷姝,江妈妈就是去你家说说嫁妆和彩礼的事情,你至于吗?

    你家里有钱,江源家没钱,你家将来的东西不都是你的。

    现在江妈妈就是要你提前过户一套房子给他,至于生那么大气?”

    宁婷姝抬起眼睛,看向对面一直喋喋不休,皮肤黝黑却烫着一头波浪大卷的女人,瞳孔猛的一缩。

    罗小花!

    怎么会在这里见到她?

    自己不是正拖着病体,在国外某个脏乱的后厨,拼死拼活洗着山高的盘子,然后被人推了一把晕过去?

    怎么现在,还会看到这张,让她恨不得撕烂、揉碎、踩进烂泥坑,让人作呕的脸!

    对面的罗小花皱眉:“婷姝,你是不是没听见我再说什么?”

    宁婷姝深吸一口气,偷偷,掐了自己一下!

    疼!

    不是梦!

    宁婷姝恍恍惚惚,答非所问:“今天几号?”

    “……”罗小花愣了愣,才回答:“7月4号。”

    “几几年?”

    “……1993年。”

    果然,自己……重生了!

    宁婷姝眼眶里一下子,蓄满了水。

    一切都还来得及吧?

    爸爸,妹妹!

    这次绝不让你们,再受到伤害!

    罗小花眉头皱的更紧:“婷姝,你今天有点反常,是不是你被家里人影响,对江源和他妈妈有了成见?”

    “没有,你接着说!”

    宁婷姝,不自觉的开始啃指甲。

    她一紧张,就爱啃指甲。

    对自己的重生,在最初的不可置信之后,宁婷姝慢慢恢复理智。

    她尽量不动声色,默默审视对面的罗小花。

    对方嘴里的江源,是宁婷姝大学里谈了三年的男朋友,一切罪恶的根源。

    就是今天,再过一会儿,在罗小花的劝和以及江源的巧舌如莲下,她昏了头,接受对方的求婚。

    然后等拿到毕业证,就不顾父亲反对嫁给对方,做了一个全职太太。

    她识人不清,错认中山狼,哪里看的清江源的真面目。

    上辈子,江源说动自己父亲和母亲去山区旅游,伪造车祸将他们害死在外面。

    自己一时之间没了主张,是江源和二叔帮忙父亲和母亲后事。

    宁婷姝没插手过父亲的生意,也不知道家里有多少财产,可也知道宁父在s市算数得着的富商。

    然而江源交到自己手上的,只有不到一万的存款。

    她多嘴问了一句,却惹来江母的痛骂。

    说她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儿子好心好意帮她家料理破事,反而还受怀疑,真是个克父克母的丧门星。

    然而更大的惊喜,是面前这位所谓好闺蜜,罗小花给的。

    她抱着个男童上门,说是她跟江源生的儿子,求宁婷姝让位。

    宁婷姝不肯,罗小花就嘲笑她,说江源本是她的男朋友,宁婷姝才是第三者。

    江源是为了宁家的钱,才娶了宁婷姝这个性格沉闷古板,说话噎死人的女人。

    而宁父的死,就是江源和二叔联手算计宁父、侵吞宁家财产的事结果。

    宁婷姝这才知道,自己嫁的是个白眼狼,丈夫闺蜜其实都是套!

    可惜一切都晚了。

    她没有了利用价值,被江家扫地出门。

    剧情俗烂的,像网络上的套路小说。

    宁婷姝伸手握住面前的水杯,劣质的茶叶在里面打转。

    她再次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冷静。

    对面的罗小花,还在喋喋不休:“你是大学生,怎么跟你们家里那群小市民一样,在钱的事情上斤斤计较?

    你继母肯定想你爸爸把钱全留给她和那个私生女,趁着现在,你借着结婚,把钱转移到江源名下,不正好?”

    宁婷姝垂目,一言不语。

    “你就是矫情,咱们班多少人喜欢江源?

    他长的帅,成绩也好,前途无量,你呢,除了家里有钱,还有什么?”

    罗小花说的有点激动:“宁婷姝,今天我做主了,你必须见一见江源,陪他去见江妈妈,说声对不起!”

    宁婷姝抬起头,一双漂亮的双眸,闪着冷光。

    宁父下海早,抢在别人之前挖得第一桶金,成为s市数得上的商人。

    宁婷姝母亲去世后,宁父娶了后妻又生了小女儿。

    宁婷姝因此跟父亲关系不好,罗小花就抓住这一点,离间她和家里人关系。

    宁婷姝在家里感受不到温暖,罗小花又表现的像个大太阳,她自然而然,相信罗小花,而疏远家人

    可现在,吃过亏,宁婷姝不一样了!

    她说:“罗小花,犯错的是对方,我不会去道歉!”

    “……”罗小花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个宁婷姝,态度突然强硬了?

    她转了转眼珠,继续说:“宁婷姝,我这不是替你惋惜吗?

    而且你得理解,江妈妈只有江源这一个孩子,难免寄予厚望。”

    宁婷姝笑了。

    寄予厚望,就是觊觎别人家的财产,让儿子吃软饭?

    今天罗小花约她来这里,还要从江源的母亲说起。

    就在前天,江母不知道怎么打听到宁家的住址,找上门去。

    当着宁家所有人的面,江母张嘴就说江家根正苗红,五代贫农,儿子读书好,有出息。

    宁婷姝家庭太复杂,还是生意人,江母看不上。

    不过如果宁婷姝不要彩礼,将名下的房子过户一套给江源,她就同意这件婚事。

    宁家被江母闹的一团乱。

    宁婷姝觉着没脸,哭着给江源打电话发脾气。

    然后就是罗小花出场,扮演好闺蜜的角色。

    可惜这个好闺蜜,全心思给她挖坑,看傻子一样看她往里跳。

    自己怎么就那么傻,鬼迷心窍同自己血亲决裂,信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宁婷姝桌子底下的手,握的紧紧的,努力控制着心头涌上来的恨意。

    第2章 002请开始你的表演

    宁婷姝既然回来了,当然不可能让生活轨迹,还按着上辈子那个凄苦的方向去。

    她要想办法,摆脱这一对给她带来厄运的狗男女!

    “小花,我现在心里很乱,你让我冷静几天吧。”宁婷姝打断罗小花的喋喋不休。

    她语气很软,声音温婉又悦耳,就像之前任何时候一样。

    罗小花松口气。

    就说嘛,宁婷姝怎么可能突然变聪明。

    罗小花是从山区里考进s市的,家里有好几个妹妹。

    本来家里不想让她读书,可是老师见她聪明,专门争取了外面的资助人,帮她上学读书。

    罗小花也争气,不负众望考上了s市的重点医科大学。

    只是一进学校,才知道外面的繁华和自己的贫穷,尤其在见到宁婷姝之后。

    她咬咬牙,花半个月生活费才能吃上一顿的肉,宁婷姝每顿饭都有;

    她存了三个月的钱,才能买一罐的雪花膏,宁婷姝却根本不屑于用;

    宁婷姝看她可怜,每次吃饭打两份肉分给她;

    宁婷姝买名牌护肤品,多出来的也扔给她。

    她就是出身贫穷,难道就应该被方侮辱和施舍吗?

    罗小花嫉妒宁婷姝,却还要装着跟她关系特别好。

    后来罗小花遇到同病相怜的江源,两个人偷偷谈起恋爱。

    可穷人的恋爱,又有什么浪漫可言。

    罗小花压制不住自己心里邪念,想出了一个主意,并说给了江源。

    没想到两个人一拍即合,开始成功实施计划。

    若不是江母无意闯入,也不会有今天的难堪局面。

    罗小花不怪江母擅作主张,只恨宁婷姝小题大做。

    “宁婷姝,这有什么好冷静的?”罗小花探着身子凑过去:“你说实话,你还爱江源吗?”

    宁婷姝差点恶心到吐。

    爱,多么神圣的字眼。

    哪怕她流落海外,靠洗盘子为生,也还盼望着爱情。

    可是江源,怎么配的上这个“爱”字。

    宁婷姝没说话。

    罗小花自认看透对方,神秘的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江源打算今天向你求婚的;

    发生这件事,他也很懊恼,很绝望,很苦闷。

    可是他依旧决定向你求婚,用爱来抚慰你的难过和伤心。”

    “……”

    宁婷姝盯着罗小花的肚子,心里默默算着时间。

    上辈子,罗小花抱来的那个男童,四岁的模样。

    而她和江源的婚姻,存续时间只有三年半。

    也就是说,罗小花和江源,早在她结婚之前,就暗通款曲。

    宁婷姝目光暗了暗,抓不住这对狗男女把柄,将其甩出自己生活,算她输!

    “小花,我说的够明白了,你既然是我朋友,就别逼我,可以吗?”宁婷姝拿起自己的包,站起身:“我先回家了。”

    “哎,哎,宁婷姝!”罗小花没想到宁婷姝尽然跑了,气的直跺脚。

    “同学,你坐半天了,到底点不点餐?”饭店打工妹走出来问。

    罗小花气呼呼的说:“不吃了!”

    饭票都走了,她哪儿有钱下馆子。

    罗小花提起自己的书包,急匆匆出了门。

    小巷里哪里还有宁婷姝的影子。

    “傻子跑的倒是挺快!”罗小花恨道:“跑了今天,跑不了明天!”

    事情没有办妥,她还得去找江源,让对方也加把劲。

    罗小花朝着江源家的方向走去。

    而跑走的宁婷姝,却从一个暗影里转了出来,默默望着罗小花的方向冷笑。

    江源家就在学校里,租住的是职工宿舍楼下的储藏室。

    他们家,只有母子两个人。

    自从江源爸爸工厂出后,没有工作的江母,只能带着江源回老家种地。

    好在江源争气,又重新考回s市。

    只可惜江家在市里,只有一个空户口,却没有了房子。

    为了照顾江源起居,江母直接租了学校一个老师的储藏室住。

    江源跟同宿舍的人格格不入,又自卑,也跟着江母一起住在储藏室。

    江母每天清早出去打工,很晚才回来。

    宁婷姝同他恋爱期间,可怜江源生活困苦,常过来帮助打扫卫生。

    都是成年人,江源提过那方面的事,可是宁婷姝保守,坚决要等结婚之后,连亲都不让他亲。

    江源闹了两天脾气,还是罗小花自告奋勇过去哄的。

    江源哄好了,罗小花也跟受到滋润的小白菜似的。

    那时候宁婷姝没多想,现在壳子里装着三四十岁的灵魂,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现在罗小花过去,孤男寡女,难保不出事。

    宁婷姝跟了过去。

    罗小花到了江源家,一开门,江源就穿着大裤衩迎上来。

    他细高个,人长的也白,带着个金丝边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

    可脱口而出的话,却不怎么斯文:“怎么样,那个傻子心软了吗?”

    罗小花目光闪了两下,不肯承认自己失败:“她家里人突然过来,我不敢拦!”

    江源丧气:“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飞什么飞!”罗小花可不认输:“江源你也说说你妈,金山没搬回家呢,着什么急,现在人家一认真,傻眼了吧?”

    江源脸一绷:“这事不怪我妈。”

    罗小花见他生气,忙改口:“当然不怪妈妈,都是宁婷姝家里人市侩;

    不过宁婷姝那个傻子好哄,我明天再约她,哄哄他。”

    江源相信罗小花,心里松了半口气。

    他见罗小花坐在床上,将胸口的口子松了两颗。

    里面白花花一片,江源咽口水,笑:“哄她之前,要不你先哄哄我?”

    罗小花脸一红:“禽兽!”

    但是她没动,江源咧嘴一笑,走了过去。

    两个人谁也没注意到,储藏室半地下的窗户那,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宁婷姝来到学校门口的五金店,买了需要的东西,又折回江源家。

    这对狗男女,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发|情。

    既然如此,姐姐就陪你们玩玩。

    宁婷姝怕耽误时间,迅速跑到职工宿舍楼跟前。

    快到江源家,她却放缓了脚步。

    现在是晌午,老师们都在家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