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宫廷争斗
    48451354大神 48451354在线阅读

    48451354大神 48451354在线阅读

    48451354
    明檀江绪是作者大神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大神的代表做。内容主要讲述花香囊系在腰间江绪与昭华公主出双入对的流言在都城传得沸沸扬扬,而今他的种种表现昭然若揭。她骗得了自己一时,还能骗得了自己一世么?入夜后。明檀心绪繁杂毫无睡意,便独自去书房处理江老夫人的寿诞事宜。拟着宾客名单,明檀的思绪飘出好远。江绪是功勋世家,世袭定远候,而她从前不过是个太医局的医女。门不
    作者:大神 更新时间:2022-07-05 20:08:4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明檀心头一震。

    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成婚五载,从相识相知到如今的相敬如宾,她害怕有的事一点明……便再也回不了头。

    明檀心中百味杂陈,小声叮嘱道:“侯爷,保重身子。”

    江绪淡淡“嗯”了声,侧目望了眼明檀身上的灰紫色小袄,忍不住蹙了蹙眉:“年关将至,莫再穿的这样死气沉沉,晦气。”

    明檀僵了半瞬。

    目送江绪的身影大步流星而去,她口里酸涩的发苦。

    这半年来,他鲜少踏足她的院子,来了也只是草草陪她用顿饭,便以公务为由匆匆离去。

    今日还当着她的面将梅花香囊系在腰间……

    江绪与昭华公主出双入对的流言在都城传得沸沸扬扬,而今他的种种表现昭然若揭。

    她骗得了自己一时,还能骗得了自己一世么?

    入夜后。

    明檀心绪繁杂毫无睡意,便独自去书房处理江老夫人的寿诞事宜。

    拟着宾客名单,明檀的思绪飘出好远。

    江绪是功勋世家,世袭定远候,而她从前不过是个太医局的医女。

    门不当户不对,可江绪那时却甘愿顶着无上压力娶她为妻。

    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犹在耳边,如今再看,却又如消逝的春色般,四季更替,不可逆转。

    伴随着打更声,书房门轻且快的被人合上。

    明檀抬头望去,却见江绪面上写满了烦躁与不悦:“夜深了,为何还在书房?”

    “是为老夫人的寿诞,本该大办,但今年府中收银不好……”

    明檀忙上前替他脱下大麾,一阵似有若无的梅骨花香钻进鼻腔。

    一阵恍惚,她手都僵住。

    “你而今竟变得如此市侩?”

    江绪眉梢紧拧:“母亲年纪大了,寿诞过一回少一回,有什么舍不得的,不知孝字如何写?”

    这话如一根针扎进了明檀的心脏,扎得她整颗心都在

    “难道你们打算看着,让萧晨把我们各个击破么?” 查理亲王怒喝,整个人再消失在血气之中

    颤抖。

    这五年来,她努力学着如何管家,维持侯府的体面与平衡,可看在江绪眼里,竟是市侩与不孝!

    从前的温柔宠爱,被消磨成如今的看之生厌。

    做什么都是错,怎么做都不对。

    不是人变了,是心变了……

    怅然之际,江绪拿出一个小布包递了过来,语气淡淡毫无波澜:“这是你一直在找的鬼医十三针。”

    明檀接过布包,心头蔓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原来他还记得她的毕生所愿,还记得她擅长的不是管家而是医术。

    “侯爷,其实我……”我只是想做好你的妻。

    江绪不耐烦的冷冷打断,一字一句令她如坠冰窖:“我要娶平妻。”

    第二章

    明檀好似瞬间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

    他要娶平妻,竟只是以不容拒绝的语气知会她一声。

    明檀双手紧攥成拳,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再开口时,嗓音喑哑似老妪:“是……哪家的千金?”

    江绪拿出一纸婚书,毫不留情的在她眼前展开:“昭华公主。”

    明檀又问:“若我不肯点头呢?”

    “我不是在询问你。”

    江绪说的笃定决绝,明檀听得心如刀绞。

    其实,太后捧在心尖上的昭华公主要嫁,她明檀点不点头又算得了什么。

    她不过是想弄清楚,江绪娶昭华公主,究竟是不得不娶,还是甘之如饴。

    而今看来,愚痴之人,从头至尾只她明檀一个。

    ……

    二月廿二,宜嫁娶。

    喧天锣鼓响彻侯府,全府上下张灯结彩一片喜气。

    唯独明檀的院子,清冷而死寂,仿佛与整个侯府隔绝开来。

    明檀再也不能逃避下去,收拾好准备前往正厅。

    丫鬟玉棠见她苍白脸色,不忍道:“夫人,您一宿没合眼,要不就别去了吧……”

    “总要面对的。”明檀摇摇头,强迫自己定下心神,“要是我不露面,侯府乃至侯爷都要被人看了笑话。”

    来到前厅。

    明檀便见江绪和昭华共携红绸立于喜堂之上,正给老夫人敬茶。

    江绪穿喜服的模样俊美无俦,与五年前别无二致。

    “好一对天成佳偶。”老夫人笑着喝了昭华公主奉的茶,眸中满是赞赏之色。

    而明檀大婚之日,她称病连面都不肯露。

    这时,昭华看见了明檀,笑着开口:“祖母,昭华有一事向您请教,檀儿姐姐在昭华之前过门,昭华可要奉杯茶唤一声姐姐?”

    老夫人冷觑一眼明檀。

    淡淡道:“昭华,你可是金尊玉贵的公主,无论这声姐姐,还是你这杯茶,她明檀都受不起!”

    “谨遵祖母教诲。”

    昭华垂下眸子,掩去其中得意之色。

    明檀脸色一白,望向江绪。

    可他的面色太过冷静寻常,好似完全没听见两人对她的侮辱。

    老夫人又道:“该入洞房了,莫要误了吉时。”

    明檀便见江绪揽着昭华便走,眸中的温柔似刀一般直直扎入明檀心口。

    旁观众人见此,嘲笑声几乎不加掩饰。

    明檀喉头涌上苦涩,几乎是狼狈的转身离开。

    翌日。

    新人进门的第一顿家宴。

    老夫人头风犯了没来,三个人的饭桌令明檀僵直的坐在座位上。

    只能眼睁睁看着昭华对江绪嘘寒问暖。

    “侯爷受累了,吃块鹿肉。”昭华说着,红霞蔓上耳尖。

    此时此刻,明檀的存在显然多余。

    她味同嚼蜡,只想快些结束了这顿可笑的‘家宴’。

    这时,她听见昭华娇滴滴的朝江绪问。

    “侯爷,昨日管家问昭华,如今府里有两个夫人,之后有事该找谁拿主意呢。”

    明檀一顿,也怔怔盯着江绪。

    她想知道,他究竟会为谁撑腰。

    只见江绪看也未看自己,眸中好似只容得下昭华一人。

    他语气温柔,确定如冰一般冻僵明檀的心。

    “你是公主,莫说侯府的掌事权,就是你想教教明檀规矩,也是应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