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穿越女尊
    莲花上位当贵妃漫画同名小说推荐-莲花万岁爷在线阅读

    莲花上位当贵妃漫画同名小说推荐-莲花万岁爷在线阅读

    莲花上位当贵妃
    《莲花万岁爷爱了》有网络作家秋风瑟瑟抖编写的宫斗小说《莲花上位当贵妃》,小说莲花万岁爷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
    作者:秋风瑟瑟抖 更新时间:2022-07-05 20:13:58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节 三更制茶

    “移到和泰庙去了,怎会如此?”女子眉头轻皱,丹凤眼里闪过利芒,脱离了后宫,就等于脱离了她的掌控,让她如何能放心。

    “是万岁爷午时下的旨意。昨日夜里,芳菲殿偏殿的孙才人患了急症,她的贴身宫女来求奴婢请太医,路上说是瞧见了星辰殿的人往冷宫方向走了,想是夜里废妃和星辰殿的人说了什么,因此出的变故。”说话的人正是陈嬷嬷。

    “莫不是……”女子一惊,心里有些慌,天知道疯了的人会不会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

    “应当不是,今日咱们的人回禀,说那废妃到了冷宫后不吃不喝,伤口发作正发高烧,神智已然不清醒,当是说不出什么来,娘娘放心。”对于冷宫那边的动向,娘娘早有吩咐,她可让人查得清清楚楚的。

    女子安下心来,却又无法完全放心,喃喃自语道:“无缘无故,前日刚发落冷宫,后一日就恩准移居和泰庙,这可不像爷的作风……“

    陈嬷嬷凑近女子:“娘娘,许是万岁爷不喜人在冷宫,您瞧先帝爷留下的人,无子的妃子无论品级高低,都迁入了和泰庙,就连被打入冷宫的,爷也一并恩准迁入,冷宫如今早已形同虚设。许是如此,万岁爷想及才改了主意。”

    “嗯,有理,万岁爷眼里揉不得沙子,犯了错的人在冷宫都嫌碍眼,这也说不准。”女子一下下抚着长发,觉得还是有些不对。

    突然想到,似乎有个低等妃嫔住在冷宫附近,逐问道:“那个低等答应,是不是住在冷宫附近的苍澜院?”

    陈嬷嬷知道娘娘说的是当初那个万岁爷都敢顶撞的二愣子,后来还被李美人罚跪的莲答应,回道:“是,说起来这个莲答应,宫女出身真是上不得台面,哪见过什么风浪,昨日废妃移到冷宫时,正好被她瞧见了,听说整个人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身边的奴婢更是直接躲在了主子后头。”

    说完掩着嘴吃吃地笑,那两个主仆不过是个笑话。

    “什么,你说废妃移到冷宫被人瞧见了?”这事怎么没人给她说。

    陈嬷嬷不敢再笑,赶忙道:“这等小事,奴婢不敢惊扰娘娘,故而不敢禀报。”

    不是什么事都值得娘娘知道的,做为娘娘的心腹,首先就得将得到的消息过滤几重,有用的才给娘娘回禀。

    女子沉默下来,的确不是什么大事,那低等妃嫔她见过两回,第一回顶撞万岁爷,差点把她也拖下了水,第二回就是被人罚跪,幸而得她的恩准才能起来,宴会上也一副饿死鬼投胎,光知道吃的模样,确实是没见过什么市面。

    不错,这名女子正是薛贵妃,如今后宫的第一人,六宫的掌权者。

    可联想到前阵子李美人被罚重新学规矩,如今废妃又被迁出冷宫,这里头似乎多多少少都有这个低等妃嫔的影子,一次巧合还行,两次巧合就说不通了。

    本能的,她也不信这个低等妃嫔能翻出什么风浪来,但能到如今高位,她靠的就是谨慎小心.

    想到这里,她说道:“去查一查这个莲答应的来历背景。”宁可画蛇添足也好,不查清楚她不放心。

    陈嬷嬷觉得贵妃娘娘多心了,但是娘娘的吩咐,她不敢不从,恭敬答道:“是,奴婢这就让人去查。”

    话到此处,陈嬷嬷该禀告的都已经禀告,逐请退下。

    薛贵妃眼含轻愁,万岁爷很久未踏步后宫了,她知道最近天下并不太平,爷政务繁忙,故而也不敢去打扰,不过听她爹说,近日局势似有缓解,想是可以了。

    入秋了,也是时候该弄个赏花宴了。

    ……

    三更刚过,莲花强忍着酸痛,轻轻爬起来,今夜两人实在太过动情,折腾了几回,差点就起不来了。

    现在已到了制作清露茶最关键的步骤,若是错过了,这批茶就废了。

    清露茶制作的核心之一,就是必须得用三更后的露水打湿去干水分的叶芽,令其发酵。三更后的露水是最纯净的露水,早一点都不行,打湿后在太阳出来前收回,盖上黑布发酵五日,再进行烘干,才能去掉苦味,化苦为甘,制成清露茶。

    她轻轻的挣脱万岁爷的怀抱,轻轻的从床尾往外爬,她准备将她的茶叶搬出来,放在月光下沐浴露水。

    刚爬到一半,皇帝觉察莲花似乎有动静,醒了过来,以为她又做恶梦了,坐了起来,声音有些沙哑,问道:“怎么了?”

    “爷,您怎么醒了?”莲花停下动作,有些懊恼,尽管手脚尽量放轻了,还是把人吵醒了。

    听到她清醒的声音,皇帝放下心来,不是做噩梦就好。

    昏暗中,皇帝两手从莲花手臂下穿过,亲了亲她的额头,抱起她重新躺倒睡下,搂着她将她贴在胸膛上,重新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说:“做什么去?”

    莲花挣扎起来,说道:“爷,您快放了奴婢,奴婢得去弄清露茶呢。”

    清露茶?皇帝迷迷糊糊地想,是有这事,便问:“这么晚?”

    “嗯,现在可到关键时候呢,今夜月色很好,更深露重,正是打湿露用来发酵的好时候,再过几日就差不多做好了。”莲花答道。

    “睡吧,有什么吩咐奴才们去做就行。”皇帝搂着她不放,说着就要往外喊人。

    莲花制止了他,在他怀里摇摇头,说道:“清露茶的秘方只有莲家的人方可知晓,不可教授他人,奴婢得自己来呢。”

    皇帝彻底清醒过来,回想起当初贵妃生辰宴上,似乎她也是这么说的,原以为是敷衍他来着,没想到竟是真的。

    “不告诉奴才秘方,就让他们按你说的做些能做的事,如何?”皇帝打商量道。

    莲花继续摇摇头:“不可。”

    连让人插手帮忙也不行,脾气可真够倔的,皇帝默默叹气,之前就知道她倔,倔起来连天王老子都敢顶嘴,如今还是如此倔,唉。

    不过似乎这清露茶制作起来确实很辛苦,很不容易,以往的茶也是她亲力亲为,一点点做的吧,耗费心神,劳心劳力的,半点都不掺水。

    想到这里皇帝有些心疼:“不做了,朕不喝了,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