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穿越女尊
    主角是叶荣欢纪清河的小说纪先生我滚远了章节目录

    主角是叶荣欢纪清河的小说纪先生我滚远了章节目录

    纪先生我滚远了
    樟木子所写的《纪先生我滚远了》这本小说立意明确,随着故事发展,主角叶荣欢纪清河的人物性格也变得饱满,以下是《纪先生我滚远了》第7章介绍:你说袁家那位大小姐?纪少追了一年半才将人追到手,这才订婚没多久就吹了?那纪少不得难过死啊!所以我说他很可怜,不过可怜的人可能不止他一个,关于这位纪少有一个传言纪老爷子对纪清
    作者:樟木子 更新时间:2022-07-05 20:43:5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15章

    叶荣欢将床上有些凌乱的被子叠了,又去整理书桌。

    桌上散乱着几本练习册,她顺手打开,发现好多空白。

    忍不住皱了皱眉。

    整理了卧室,她出来准备做饭。

    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叶荣欢拿起包出了门。

    去最近的菜市场买了些菜,回来时路过一家店,看见一双新款的白球鞋,进去问了下有合适的码,也掏钱买了。

    “哎哟,荣欢回来了?”楼下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几个老太太坐在那里打着扇子纳凉聊天,看见叶荣欢,都笑着和她打招呼,“荣欢可好久没来了!”

    叶荣欢回以笑容:“最近有些忙,没时间回来。”

    又一一叫了“奶奶”问了好,说了几句闲话。

    有人就趁机跟她告状:“荣欢你好久没回来,是不知道,阿扬那孩子最近又惹事了!就前些日子,我家阿慧说看见他跟人打架,打得满脸的血哟!”

    “是这样,你没来的这段时间,他有好几天都没回家,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听说是交了女朋友,打架也是为女朋友打的!他这才多大年纪啊?就谈恋爱了!这在学校里都是不许的!而且听说那女孩子也不是什么好女孩,整天跟人在街上混……”

    “荣欢你可得好好管管他,别让他被人带坏了,阿扬这孩子啊,现在也只有你这个当姐姐的能管得住他了!”

    叶荣欢稍稍敛了笑:“吴奶奶,我知道的,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还请帮我多看着他些。”

    带着心事上了楼,叶荣欢一进门就扎进了厨房。

    饭菜做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听见有人进门的声音。

    她抽空往外看了一眼:“回来了?”

    刚进门的人脚步一顿,接着来到了厨房门口。

    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蓝白的校服,个子很高,相貌俊朗,放在学校里就是个校园男神的模板。

    只是他神色沉默,眼神阴郁冷漠,身上自带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就是刚刚在楼下老太太们和叶荣欢说起的“阿扬”,他全名叫郁扬,今年才十七岁。

    他站在厨房门口,好一会儿,才说:“你很久没来了。”

    叶荣欢挥着锅铲:“最近有事,有些忙。”

    “什么事?”

    叶荣欢动作微不可察地一顿:“已经解决了,不是什么大事。”

    又说:“快好了,把这些菜都端出去,可以准备吃饭了。”

    郁扬照做,叶荣欢将最后一碗菜做好,端出去,两人就一起坐在了桌子上。

    饭吃得差不多,叶荣欢说道:“医院那边你不用担心,这个月的费用我已经补上了,还交了下半年的费用。”

    郁扬动作一顿,抬起头来,紧盯着她:“你哪来的钱?”

    叶荣欢故作轻松地一笑:“赚来的呗,难道还能是抢来的?”

    郁扬皱着眉头,看着她,抿着唇不说话。

    “好了好了,”叶荣欢无奈妥协,“从我后妈那坑来的。”

    叶荣欢的家庭情况郁扬都知道,听她这样说,就没再怀疑什么。

    实际上叶荣欢用的钱是纪清河之前给的,只是她还没跟郁扬说她结婚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实话当然就不太方便讲。

    放下筷子,叶荣欢又试探着说道:“吴奶奶她们跟我说,你又惹事了?”

    郁扬动作一顿,没有抬头,淡淡道:“没有。”

    叶荣欢正要说话,冷不防看见他耳后有些异样,她目光一凝,眉头一皱,伸手就要去摸摸看:“你耳朵后面怎么回事?”

    不等她手碰到,郁扬飞快地避开。

    “——郁扬!”叶荣欢沉下脸。

    郁扬垂着眸子不说话。

    叶荣欢看他这样,气不打一处来:“你之前怎么跟我保证的?!说会好好上学、不会再跟那些小混混混!结果呢?!这才几天时间,我回来就听人说你跟人打架了!你挺有能耐?!听人说你交女朋友了?很可以啊!你才多大啊就为了女人跟人打架!还好几天不回家?!你——”

    “你说够了没有!”郁扬将筷子一摔,站起身来,讥诮地看着她,“你是谁啊这么管着我?真当自己是我姐?”

    叶荣欢呼吸猛地一滞,怔怔地望着他,没料到他竟然会这样说。

    她的确不是他姐姐,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甚至没有亲戚关系,在四年前还只是陌生人。

    之所以会像今天这样坐在一起吃饭,只是因为,四年前,郁奶奶间接因为她摔了一跤,摔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里至今未醒。

    郁奶奶无儿无女、无亲无故,郁扬也只是收养来的,她出了事,能挑那个担子的,就只有郁扬一个而已。

    可是当时的郁扬才十三岁,高昂的医药费完全不是他所能承担的。

    叶荣欢心里愧疚难当,主动和他分担医药费,以及各种护理费用。

    她在叶家不受重视,自己也没有多少存款,这几年为了支付医院费用,两人不知道面对过多少次窘境。

    她也怜惜郁扬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个人没法生存,就以他姐姐自居,主动来照顾他。

    郁扬性格孤僻,为了被他接受,叶荣欢一开始没少花心思、没少吃苦头。

    这几年两人关系渐渐亲密,虽说不是亲姐弟,但是感情比她家里的亲弟弟叶浩丞还来得深。

    她在他身上操的心,比她自己的还多。

    所以郁扬轻飘飘一句话,才会轻而易举伤到叶荣欢的心。

    深吸了一口气,压住翻涌的情绪,叶荣欢站起来,看都没再看郁扬一眼,拿起包就出了门。

    关门的声音传来,“砰”地一声,好像砸在了郁扬心上。

    郁扬手紧了紧,终究还是忍不住,拔腿飞快地追了出去。

    叶荣欢还在楼梯上,就被郁扬追出来,一把拉住了手腕。

    “姐……”他耷拉着脑袋,“对不起,我错了。”

    叶荣欢没说话。

    郁扬张了张嘴,轻声道:“我只是……生气,你好久不来看我,你别生我的气。”

    短短几句话,又轻而易举地让叶荣欢心软。

    她无声叹了口气,张了张嘴,最终却只是勉强一笑:“……我没生气。”

    “那你……”

    “我只是还有事要做,所以现在要走了。”

    郁扬眼底刚亮起的光,倏然又黯淡下去:“你这就要走了?”

    叶荣欢说:“待会儿是真的有事。”

    她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回去吧,好好学习,不要逃课惹事。”

    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

    郁扬站在楼梯口,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久久没有动。

    回到家里,目光无意间瞥见沙发上有一个袋子。

    他过去打开,看到一双崭新的球鞋。

    本来神色冷漠的少年,嘴角忽然微微翘起,眼底闪过一抹柔和欢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