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女尊阅读 > 官场沉浮
    《权宠之仵作医妃》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燕迟秦莞小说阅读

    《权宠之仵作医妃》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燕迟秦莞小说阅读

    权宠之仵作医妃
    不糊涂所写的《权宠之仵作医妃》这本小说立意明确,随着故事发展,主角燕迟秦莞的人物性格也变得饱满,以下是《权宠之仵作医妃》第7章介绍:如嫩藕的脚踝,不由分说的将她拖向竹林深处。秦莞怕的牙齿打颤,感受到身后人的杀意,她一边拼命蹬脚一边双手挥舞想要抓住什么,然而地上只有纷乱的枯枝败叶。她绝望的哭出来,眼看着自己离出口越来越远。疾风四起,秦莞很快被拖到了竹林深处。秦莞的惊叫被风声掩盖,等脚腕被松开时,男人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又一道猛力,一把将她掀了
    作者:不糊涂 更新时间:2022-07-05 22:01:26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黑亮的眸子积满泪水,秦莞提着裙裾,用尽力气朝竹林出口狂奔,她冷汗淋漓步履如飞,可怎么也没想到一截枯枝出现在她脚下。

    猛地一滑,秦莞收势不及的朝前扑倒!

    膝盖的钝痛让她眼泪夺眶而出,可她不敢耽误,咬牙就往起爬,眼看着就要爬起,忽然,一道人影从她背后罩了下来,几乎同时,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秦莞蓦地瞪大眸子,恐惧的尖声叫起来,“不要——救命——”

    那是一双男人的大手。

    他狠狠抓住秦莞细如嫩藕的脚踝,不由分说的将她拖向竹林深处。

    秦莞怕的牙齿打颤,感受到身后人的杀意,她一边拼命蹬脚一边双手挥舞想要抓住什么,然而地上只有纷乱的枯枝败叶。

    她绝望的哭出来,眼看着自己离出口越来越远。

    疾风四起,秦莞很快被拖到了竹林深处。

    秦莞的惊叫被风声掩盖,等脚腕被松开时,男人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又一道猛力,一把将她掀了过来,秦莞拼命叫起来,“救命!救——”

    叫声一断,是男人扼住了她的脖颈。

    男人用了狠劲儿,扼的秦莞眼前一黑,她发狠的抓向男人,却只看到男人眼底的凶光,

    秦莞知自己跑不脱了,喉咙里啊啊作响,眼底生出哀求,她不想死。

    秦莞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她说不出话,却做出了口型,男人知道她在求饶,可男人只无动于衷的看着秦莞,手上力道越来越大。

    秦莞只觉得自己脖子快要断了,她要死了……

    正在这时,一道脚步声响了起来。

    秦莞眼底一亮,生出丝希望,然而当她听到来人的声音,那股生的希望被彻底掐灭。

    “你……你要杀她?!”

    走近的女人声音发颤,“她,她毕竟是秦家的嫡女!”

    男人手上狠辣,声音却平静,“秦家留着她也是废物,何况她看到了我们,不能留。”

    女人还在犹豫,“可……可她是……”

    “没什么可是,留着她便是我们死。”

    眼前的黑影越来越重,秦莞眼角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她眉头痛苦的拧起,脸色涨红双眸突出,双手指甲深深扣进男人手背的肉里。

    男人冷静的出奇,静等着秦莞断气。

    几瞬之后,秦莞手上的力气松了,她眼底不甘愤怒失望惊恐全数散去,双眸涣散的看着黑漆漆的夜空,用力蹬着泥地的腿,一下,两下,三下……没了动静。

    “她……她死了吗?”女人害怕的问,不等男人回答,她又哽咽的道,“她怎么办,这里……会有人来……若是她被发现会不会知道是我们……”

    男人站起身来,漠然的看着死不瞑目的秦莞。

    “扔去湖里就好。”

    ------题外话------

    新文来啦!还是一样的男女主身心干净、无虐无出轨的大女主宠文哟,主线上女强权谋宅斗+悬疑推理,女主是仵作,会破案会验尸会医术,男主是宠妻大魔王,希望这个深情霸气并烧脑的故事大家能喜欢~

    新文上线最重要的还是数据,跪求小天使们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然后,感谢陪步步走过来的每一个小可爱,深深的深深的爱你们!

    第002章 诈尸(求收藏)

    天明时分,灵堂外的赵嬷嬷长叹了一口气。

    “真倒霉,偏选了咱们来守灵。”

    杨嬷嬷打个哈欠,一脸的不耐,“就是,年纪越小越不吉利,九小姐才十六岁,听说从湖里捞上来的时候眼睛还是睁开的,想想就瘆人。”

    “你是没看见,老夫人知道这事气的脸都白了,连丧事都不想办,若不是怕她阴魂不散,只怕昨天早上发现的时候就直抬出去埋了。”

    廊檐下一盏丧灯惨白,赵嬷嬷二人坐在门口的矮凳上,脚边的纸钱盆早没了火气。

    屋内,孤零零的摆着张棺床。

    棺床上的少女着一身素白寿衣,闭眸散发,面色青灰,已咽气多时。

    然若观其面容,却能发现其五官格外的精致毓秀。

    “她当年被大房送过来的时候老夫人就说过她是不吉之人,不然你以为这些年她为何一直不受待见,如今倒好,人死了,老夫人也放心了。”

    赵嬷嬷揉了揉发酸的腰背,接着道,“她把自己的父母都克死了,是我我也不愿养她,大房不就忌讳这个?现在人死了,秦家二房便算是绝后了,也不知大房那边怎么说。”

    杨嬷嬷摇头,“还能怎么说?她自己跳湖死的,还能怪三房不成?”

    说着又冷笑一声,“也真是笑死人了,霍知府家的公子看不上她,她竟然去跳了湖,这话传出去,还不知锦州城的人怎么编排咱们忠勇候府呢……”

    “可不是。”赵嬷嬷忙接一句,“老夫人生气也是因为这个,又晦气又落人话柄。”

    正是夏末秋初,杨嬷嬷受不住夜凉拢了拢衣领,又往院门方向看了一眼,哼道,“茯苓那死丫头还不过来?那会儿哭昏过去定是装的!定是不想守灵!”

    赵嬷嬷幸灾乐祸的道,“要说茯苓平日里也是忠心的,毕竟是从小在身边侍候的,只不过眼下她家小姐死了,她就得另外想个出路了。”

    “能有什么出路?伺候九小姐这么多年,家里的主子谁会要她?多半是要发卖出去。”说着话,杨嬷嬷抬眸望了一眼棺床的方向,这一看,她眼眶蓦地一颤。

    “你看到了吗?!”

    一把抓住赵嬷嬷,杨嬷嬷惊恐的一问。

    这一问直吓得赵嬷嬷豁然站了起来,“看到了什么,你莫要吓我——”

    “手……我怎么看着她手动了一下……”

    揉了一把眼睛,赵嬷嬷往棺床上使劲看了一眼,然后着恼的瞪着杨嬷嬷,“哪里手动了?定然是你眼花了!”

    杨嬷嬷也重新看了几眼,这时长长的呼出口气。

    “看错了看错了,守了这么久着实累了。”

    杨嬷嬷说着,眉头一皱看向西边,“不行,不能让茯苓躲懒,我去把她揪起来,她白日里还说要陪她家小姐同去!哼,她既然如此忠心,便该好好的给她家小姐哭丧守灵!不能便宜了她——”

    杨嬷嬷话落便朝院门走去,赵嬷嬷眼看自己一人留下有些害怕,想要叫住杨嬷嬷,却又想让茯苓过来自己去歇下,这一犹豫,杨嬷嬷已走了出去。

    虽然天色已微微见亮,可屋子里躺着个死人,纵然赵嬷嬷活了半辈子,这时也禁不住背脊发凉,她又瞟了棺床一眼,急忙转过头不再看。

    赵嬷嬷刚转过头,秦莞的眸子便睁了开来。

    她脸上灰败的死气还未消散,眸子里是深渊一般的幽暗,她直直看着屋顶,眼底有一瞬凛然的微光簇闪……

    可很快,她眸子彻底暗了下来。

    早在几个时辰之前她就有了意识,她本以为这是一场弥留之际的怪梦,可时间越来越长,她慢慢意识到,这根本不是梦。

    不是梦,那是什么?

    忠勇候府,秦氏,二房,三房,孤女,九小姐,跳湖……

    二房三房九小姐这些她不清楚,可忠勇候府秦氏她是知道的。

    大周立国两百余年,公侯之家数不胜数,然整个大周只有一个忠勇候府,且忠勇候府族姓为秦,在京城算名门望族,这当真是大周的忠勇候府吗?

    这个问题她并不肯定,可她这个本该死了的人又活了过来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她脑中闪过从前父慈母爱的种种,眼眶顿时红了。

    父亲一辈子执掌刑狱为别人洗刷冤屈,却不想最后落得全家含冤惨死的下场!

    眼看着眼泪即将涌处,她咬着牙生生将泪意逼了回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叫人背脊生寒的厉芒。

    看来老天知道她死不瞑目!

    正想着,院子里忽然响起一阵急乱的脚步声,廊檐下的赵嬷嬷猛抬起头来,只看到返回的杨嬷嬷满是惊恐的脸!

    “老赵啊,那个……那个死丫头……真的跟着去了……”

    赵嬷嬷站起身来,“什么?什么跟着去了?”

    杨嬷嬷快要哭出来,“就是茯苓啊,她上吊了!吊死在西后院了!”

    “什么?!”赵嬷嬷双眸大睁,“她……怎会……怎……”

    杨嬷嬷眼前还浮现着茯苓吊在房梁的样子,说话时声音都在颤抖,“我……我去叫她过来守灵,谁想到一推开门就看到她吊在房梁上,她是个护主的,定是她主子死了她也没了生念,我瞧着人都僵了……老赵,你快去前院说一声,一下子死了两个,这……”

    府中老人长辈俱在,死了个小辈已是不吉,眼下连她的侍婢都死了,这般晦气的消息杨嬷嬷可不愿去通禀,主子们起身就听到这消息,少不得要吃挂落。

    死个侍婢不算大事,赵嬷嬷又有自己的精明,初初的惊震之后立刻镇定下来。

    她上前一步道,“一个侍奴而已,死就死了,活着也没好下场,你就当做没去西后院不知这事,这个点大都要起来了,过一会儿让别人发现不就好了?”

    杨嬷嬷慌的六神无主,闻言发着抖道,“那行,就照你说的……你不知道,太吓人了,我看着这个短命鬼就罢了,还撞见个吊死的,你说茯苓的鬼魂会不会找上我……”

    说完这些,杨嬷嬷害怕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吊死鬼索命的故事她听了不少,她脑海里茯苓一身麻衣吊着的样子怎么也挥之不去。

    “茯苓在何处?”

    忽然,一道暗哑的声音在门内响了起来。

    杨嬷嬷乍听这话还以为是赵嬷嬷在问,可很快她心头一凛,赵嬷嬷怎会不知茯苓在何处?

    这么想着,杨嬷嬷脚下一顿朝声音来处看去。

    这一看,杨嬷嬷放声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