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尊阅读 > 官场文学
林婉陆时泽小说《林婉陆时泽小说免费阅读》林婉陆时泽全本免费阅读

林婉陆时泽小说《林婉陆时泽小说免费阅读》林婉陆时泽全本免费阅读

林婉陆时泽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林婉陆时泽小说《林婉陆时泽小说免费阅读》完本,由著名作家“林婉陆时泽”倾心打造,是最近很火的一部言情小说,林婉陆时泽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大家观看。r/>林婉怀不上孩子,他妈到处淘换偏方,牛尿泡红枣,中药煮乌鸡,专治不孕,她实在不想遭罪,直接坦白了,“妈,我和周穆乔生不了...”<br/>以前是穆乔,如今指名道姓,生疏到这份儿,他妈不傻,明白出事了。<br/>周穆乔在书房才起床,一看这副兴师问罪的阵仗,瞪着林婉,“你告状?”<br/>他妈二话...
作者:林婉陆时泽 更新时间:2022-12-18 21:24:2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周穆乔撒酒疯撒了一夜,说梦话都是何娅,宝贝,娅娅,我的小毒药。


林婉忍了又忍,才控制住没打他一拳。


早晨天刚亮,周穆乔的妈拎着一袋子中药和一只锅,摁响了门铃。


林婉怀不上孩子,他妈到处淘换偏方,牛尿泡红枣,中药煮乌鸡,专治不孕,她实在不想遭罪,直接坦白了,“妈,我和周穆乔生不了...”


以前是穆乔,如今指名道姓,生疏到这份儿,他妈不傻,明白出事了。


周穆乔在书房才起床,一看这副兴师问罪的阵仗,瞪着林婉,“你告状?”


他妈二话不说掀开被子,“你一直不同房,她能怀孕吗!”


周穆乔顿时蔫儿了。


“林婉哪对不起你了,你这么对她?”他妈气得直哆嗦,“你马上和外头的狐狸精断了,跟林婉过日子,不然你别叫我妈!”


周穆乔垂着头,不吭声。


当年林婉爸识破了周穆乔是只凤凰男,踩着独生女吃绝户,熬出头就翻脸。可周穆乔妈是真的通情达理,看在这位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婆婆面上,婚才结成。


林婉清楚周穆乔的爸妈管不了他,不过迫于压力,他确实老实了几天,可很快又被何娅勾走了。


乔丽告诉林婉,周穆乔带何娅去酒店了,路过药店还买了一瓶16粒装的黑金,看来何娅需求够大,周穆乔卖力气都不要命了,这药吃过量会猝死。


林婉从酒店电梯杀出来的一刻,旁边的一部电梯也缓缓打开,走出的男人是陆时泽。


他淡定看了一眼林婉,直奔2209。


那是周穆乔的房间。


换成别人,林婉百分百怀疑他们设局演了一出大戏,把自己套住了,可陆时泽的身份,她确信周穆乔没本事雇他,也雇不起。


她悄悄跟在他身后,保持两米的距离。


林婉闻到很上头的男士香水味,她有鼻炎,对香味敏感,是那种乌木与玫瑰木的混合,深刻浓郁,介于纵情和克制的边界,诱惑又疏离。


一如陆时泽这个人。


淡是真淡,欲也真欲。


林婉醒过神,发现他在拨通讯录。


那头是一个女人,呼吸有些急促,“我不舒服,你晚上的酒局我不去了。”


陆时泽态度冷得像冰窖,“嗯。”


林婉一琢磨,他八成也来捉奸,心里一下子平衡了。


到达2209,陆时泽突然调转方向,敲对面2211的房门。


郑野拉开门,“警察在路上了——”他看到林婉,表情极其复杂,“你不是说没下次了吗,还和她开房?”


陆时泽握住他手,就着烟头的火苗,续上一根烟,“我是她主治。”


“她有毛病?”


烟抽得猛了,熏得他喉结滚动了两下,“她丈夫。”


郑野掏出房卡刷开2209,林婉立刻闯进去,周穆乔正抱着何娅滚得大汗淋漓,被子枕头湿了一片。


被捉个正着,他脸一阵青一阵红,匆忙摘了套,挡住一丝不挂的何娅,“林婉,你怎么来了?”


林婉将一盒没开封的冈本砸在他胸口,“我过来再送一盒。”


周穆乔当场怂了,“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何娅也慌了,爬下床扑向陆时泽,“阿泽,你原谅我..是他威胁我的!”


林婉来捉奸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因此不算太难受,甚至有闲心斟酌何娅这一句。


当年她劈腿,绿了周穆乔,对象是海归,背景不俗。


何娅当海王,结果捞到更海的了,海归没要她,她才重新炒起周穆乔这盘冷饭。


要是陆时泽,可真撞了鬼了。


陆时泽的右腿被何娅搂住,他没搭理,倒是打量起周穆乔,“你是周穆乔。”


周穆乔夹在两人中间,“你认识我?”


房间光线昏暗,陆时泽半张脸说不出的神秘深沉,“我看过你病历,你死精的问题很严重。”


周穆乔没听懂,“死什么?”


陆时泽镇定极了,“比如不孕不育。”


被一个陌生男人揭短,周穆乔下不来台了,“你哪来的假冒大夫?你咒我?”他冲上去厮打,林婉嘶吼着推开他,“你闹够了吗!你骗了我三年,你不嫌自己恶心,我嫌!”


周穆乔摔一趔趄,他懵了,看着林婉。


陆时泽理了理衬衣,退到门外抽烟。


相比周穆乔的气急败坏,陆时泽是一个相当斯文的男人,但这样的男人极端,狠了也真狠,比多数人更不留余地。


“装什么,你那天没爽吗?”周穆乔索性露出真面目,“我给你找的男人是健身教练,持久力没得说,我出轨,你也出了,你有资格闹吗?”


林婉没想到他这么无耻,抄起桌上的水壶正要砍他,周穆乔接了一个电话,当时脸色就变了,“报警?那人不是我老婆?”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他脸色更难看,挂了电话揪住林婉的头发,“你在酒店跟谁了?林婉,你他妈还真敢背着我偷人!”


林婉头皮差点被他扯掉了,她使劲踢周穆乔,“雇人陷害自己老婆,你有脸质问我?”


周穆乔扇了她一巴掌,“贱货!奸夫是谁,是不是对着你献殷勤的吕玮!”


林婉顿住,余光不自觉瞟门口,陆时泽叼着烟,置身事外。


这种纵横情场的高级渣,不可能主动卷进麻烦里,更不可能帮她。


对门此时又开了,郑野歪着脑袋,“管吗?”


“管不着。”陆时泽语气散漫得很,“办好你的事。”


郑野说,“何娅把下三滥的手段玩到你头上了,我肯定给她教训。”


里面打得激烈,周穆乔挂了彩儿,衣服也被扒了,林婉披头散发拿着裤子扔出过道,经过陆时泽时,一脸的鼻涕眼泪,他皱眉,让开一条路,生怕她挨上自己。


林婉本来讨不到便宜,可周穆乔一心护着何娅,这才落了下风。


她抹了把泪,“我不是刻意撞见你。”


陆时泽掸烟灰,目光看向别处,“我知道。”


林婉并不脆弱,可现在哭得不能自抑,她觉得和周穆乔真完了。


他回头,她也不接受了。


“陆教授,可以下毒让周穆乔痿一辈子吗。”


这种疯言疯语,陆时泽懒得说话。


没多久两个警察在2209扣住了周穆乔,原因是肌肉男走错房的那个女人报警了,肌肉男供出了周穆乔。


其中一个警察指着周穆乔,“又是你?去年嫖了三次,我抓了你三次。”


由于周穆乔有前科,何娅被当成失足女也一起带走调查了。


林婉蹲在楼梯口听完全程,原来没和何娅勾搭之前,周穆乔还去嫖了。她究竟差在哪了,自己的丈夫宁可去花钱,对她都毫无欲望。


林婉站直了,仰头问陆时泽,“我不如何娅?”


陆时泽审视她许久,确定她没醉,“她比你有女人味。”


林婉堵住他去路,逼他看仔细,“她比我丰满?比我漂亮?”


既然走不了,陆时泽干脆倚着墙,把玩一枚银色打火机,整个人寒浸浸的,神色有点轻佻。


她是挺有味道。


那晚在酒吧,他注意到她了,曾经迷得他险些失控的那股劲儿,又卷土重来了。


陆时泽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女人,野味,浪味,绿茶味,什么味儿都齐全。


可媚味,纯味,她最烈。


他是极为淡漠的男人,淡漠的最容易栽在烈性的女人手里。


林婉没这道行让他栽跟头,只有一个让他狠狠栽了的,他受过那罪,所以练就了无心的玩法。


但她脸蛋上的巴掌印,陆时泽难得大发慈悲,“没你好。”


林婉用纸擤鼻子,黏糊糊的纸丢在他白色皮鞋旁,“何娅钓的海归是你。”


陆时泽轻抬脚,绕过垃圾,“企图心太重,挺惹人厌恶。”


“那你上钩了吗。”


不用他言语,林婉也明白。


陆时泽肯亲临现场捉何娅,就为戳穿她的丑态,让她以后没脸纠缠了。


有钱有来头的男人眼里,女人大致分为三类:养着玩的,娶进门的,碰不得的。


像何娅的档次,纯属是第一类,无所谓干不干净,带到场子应酬,有肉有料有酒量,就行了。


亏了周穆乔拿她当女神,在陆时泽这儿,她无非一消遣的钟点工。


不过林婉挺佩服何娅,一边吊着周穆乔,一边千方百计拿下陆时泽,意识到他不上手,再逼周穆乔离婚,好歹攥住一个。


林婉问他,“你们相好有几年了吧。”


陆时泽收起打火机,“我不碰二手。”


林婉一噎,这话听了怪别扭。


陆时泽忽然靠过去,手臂虚虚实实圈住她腰,这动作惊得林婉一哆嗦,从头到脚都清醒了。


下一秒他在耳边吐着热气,“你不一样,你是原装。”


陆时泽碰的时候,不清楚原装还是二手,他照样碰了。


所以男人一旦欲望上头,八手的也吃,过后为了脸面,再不认账。


电梯这时停在这一层,林婉先进去,她等了一会儿,见他没进来,按了1楼。


陆时泽其实也要离开,只是故意错过这一趟。


他这人,并不排斥和有感觉的女人重温旧梦,可林婉的表现太嫩,还不识逗,他一向厌倦了便断个一干二净。


太热情或太无趣的女人,陆时泽都不喜欢,对林婉那点心痒和回味,到今天算是彻底熄灭。


<script>var isvip=0;</script>